beezzii是个传染源

斑中心マダラマダラマダラマダラマダラ 爱金发子クラウドクラウドクラウドクラウド 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

未亡(四)【完】

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斑对柱间的主张时常并不赞同,时常按捺着反对意见,一次次地向柱间温和、甚至可说是温吞的政策妥协。

对统御下的家族时常需加上烈鞭驱赶,用蜜糖浸没只会让他们亡于安乐。偶尔,斑会怀念起战火纷飞、时刻做好出阵准备的时代,弱者被敌人剿灭,绝无苟活的可能,可现在已经不是强者的时代了,柱间用和平保护了弱者——这当然不是坏事,但适合吗?斑心中憋着不快,柱间和自己能够保护住木叶村一时,但强敌环伺,若是……两人都战死,扉间一人能够顶住压力,或木叶的继任者能够继续守护村子吗?

“火之意志”——柱间和扉间把话说得太好听了。火的意志,只有鲜血能够淬炼,它从不被和平养育。

 

斑在崖顶乘凉,据说工匠们会在这里刻上柱间的头像,蝉鸣蛙啼,目及之处一年多之前还是荒无人烟的森林。

“你在这里啊……”泉奈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怎么不开心的样子?”

斑摇了摇头:“也不算是不开心。泉奈,现在宇智波的形势你大概了解吗?”

“知道一点点吧,只能算是道听途说。”

“我看到了一族的灭亡,或是消解在芸芸众生中,或是……未来不甚明朗,说是灰暗也不为过。宇智波慢慢被排挤出村子中心,总有一天,因力量受到妒恨,因爱被伤害。我做了很大的错事吧,把一族带上了不归之路。我……不愿见到这样的事发生在眼前。”

泉奈站在了斑身旁稍后的位置,一如曾经兄弟出阵、一如宇智波站在战国众顶峰时:“不是你的错。家族总有一天会消亡,甚至是村子和国家也终有一日消亡。”

“我想离开了,离开这里。曾经期待木之叶是理想乡……这样的地方在现世只有幻梦中才能出现,我不期待一场梦。”

 

 

斑未鼓动任何族人和他离开,也拒绝了零星希望追随他的后辈,带上了随他征战多年的团扇和简单的行囊就离开了村内的族地。村子的防御结界还未投入使用,除了少数族人,无人知晓宇智波的族长卸任离开。

众人知晓这件事是在几日后村子的集体会议上,宇智波的新族长坐上席位时。席间对此大为震惊,只有柱间似乎对此早有准备,并不是很惊异斑的离去。

人心惶惶的会后,柱间和扉间一同回到千手族地,扉间面色不善,对宇智波出的乱子感到很为难——村子建立不久,创始一族的族长就脱离,外人必定认为这是村子之中出现了内乱。

“斑是鹰,”柱间走在前,打破了兄弟两人的一路沉默,“村子是我为我们理想造的囚笼。”

 

离开火之国境内,斑的旅途没有什么计划,就当是他任性一次,丢下了族长的包袱,不为木叶村做这样那昂的妥协和平衡,放个长长的假期。行李中特意带走了泉奈一直很喜欢看的游记,一路上就按照游记上所说走吧,没有什么特定的目的,就这么一直走下去——看不到尽头最好。

“这里——”泉奈在对面的山巅上喊着斑,第一次和哥哥的正式旅行兴致很高,与往常并无差别的树木平添了几分葱郁,叽叽喳喳的鸟雀也不算事吵人,而视作活力满满。

要是一个人离开村子,孤苦伶仃地在大陆上游荡,连个容身之所也没有……真叫人不愿多想如此寂寥的事。

自己和柱间被同样的理想吸引,但注定要走上不同的道路,分道扬镳也并无不妥,道路本没有对错,柱间能够理解。

自己放心不下的另一件事,泉奈还能滞留在现世多久呢?如果不知明日是否还能相聚,那就珍惜今日时光。

 

 

三年后,斑驯服了九尾,向柱间邀战。多数人认为这是斑未得到初代目火影之位、被驱逐出了木叶的报复,但柱间知道,这是斑走上另一种理想之路的争辩。

旷世之战打得惊天动地,大地因两人的忍术支离破碎改换面貌,远处木叶的众人频繁为传来的轰隆和脚下的土地震动而心中惶惶,高处颜山上眺望着远处战况的扉间第一次对斑的力量产生了不可战胜的恐惧。

兄长不能输,否则千辛万苦建立起的村子可能就籍此土崩瓦解,重新散乱成一家一族,但……斑也不打无准备之仗,他也不见得会输。扉间蹙眉凝思,只能等待了。

万众瞩目之下,柱间终披挂着残缺的战甲而归,却神色郁郁全无得胜的喜悦。

 

两人的战斗,最终是斑落于下风,柱间用木遁分身术骗过了斑,他不能允许斑毁坏他们曾共同努力的理想,作为首领,他必须守护村子。

直刀没入了斑的后心,柱间那一瞬说不上后悔、也说不上有决然的伤害挚友的意愿。不过易变突生,直刀并未正中目标,而是刺进了泉奈的后心,再伤到了斑的背后肋骨——失败了,柱间感受着刀尖传来的触感,知道这不是什么致命伤,不多时便能愈合,可是……为斑挡下这刀的可是泉奈。

泉奈用尽最后灵魂的力量以实体呈现于现世,最后一次守住了兄长的后背,灵体就此逸散崩溃,快得斑没能来得及转身而过。

柱间再也不知道以什么话能挽留斑了,第一次扉间刺伤泉奈,泉奈因此重伤不治,第二次自己亲手刺死泉奈以致他灵体崩溃,即使是灵魂所在的彼方,也再无泉奈的身影了。不断说着守护之类的话,却亲手杀死了挚友唯一的亲人,这没有任何被原谅和理解的余地——我是个罪人,不应得到原谅,柱间如此祈祷着。

 

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唯一的亲人永远地离开了,即使是某日自己身死前往彼方,也无颜面对父母和其他兄弟。

第一次他给予我失去的光明,第二次他给予我死局下的生命。

世间徒留我未亡。

斑离开了残破的战场,往泉奈提到过的地底而去。地底一块无名石碑上以永恒的万花筒写轮眼见得了“互斥二力,相与为一,孕得森罗万象”,又是这句话——但若能驭使万象,扭转因果,轮回天生,是否能改变错误的开始,让你重回人间呢?

大概要我努力好长一段时间了。

评论(14)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