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ezzii是个传染源

斑中心マダラマダラマダラマダラマダラ 爱金发子クラウドクラウドクラウドクラウド 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

[斑佐]我对你 01-08

691之后衍生

最后的佐鸣大战被浮云,佐助没有回村设定。

斑被佐助一时兴起轮回天生。


摸鱼作

**********

01

真羡慕他,鸣人。

舌尖三个音节辗转,鸣人。

他是世界的漩涡,我却在箱槛中。

即使被冥界的尘土包裹,他的父亲四代目仍是暖阳。

辉映世界的暖阳——鸣人。

 

了无生趣。

至此,十六年的人生有什么意义呢?

为家族复仇、为鼬复仇,曾是我仅剩的意义,但现在都没有了。

如果我不是第七班的队员,在名不见经传的地方,和漩涡鸣人、春野樱、卡卡西再无交集,不会有人死缠烂打追着我吧。

走上歧途也好,跌入深渊也罢,鸣人……别再来了。

不要再把我往木叶拉了,它夺走了我所有的家人,只是个伤心之地。

 

按照六道仙人所说,沉默着和鸣人共结子印解开无限月读。

世界如常旋转,所有的黑暗和光明归复原位,明天的太阳照常升起。

如果你们希望我拯救世界,我就做到,这之后别再要我做什么了。

我累了。

 

02

佐助垂目看着刚刚死去的斑,鬼使神差地瞬身过去,带走他的尸体,从异空间离开再也不见踪迹。

“佐助!你……”

又来了吊车尾的。

我不想听,无非是说着“爱”,希望我留在你们身边。

留在你们身边被世人审判,被五影恐惧着套上木叶的枷锁吗?

“外道·轮回天生。”

萤绿的光芒召回斑的灵魂,企图改造世界为梦幻的男人重新睁开双眼。

 

斑躺在死寂的空间望着畸变的星河——这里不是地球所见的宇宙。

“小鬼,为什么复活我?”

哪有什么为什么,不过是想到就做了,佐助懒得思考没有回答,双目放空接受着此处的空寂,慢慢等待身体恢复着查克拉。

除了大块的褐色岩石,这里什么都没有,空寂到佐助耳中出现若有若无的白噪音。

无可抑制地思维漫游着,如果我没有离开,作为第七班回到了木叶,会被当成英雄还是罪人呢?

封印辉夜这种事,并不是能拿来大说特说的事,第七班不会对外人提起。

除掉封印辉夜,拯救了世界……啊……

我也是拯救了世界的人。

佐助想到这里不禁嗤笑了一声,但除了这,自己更是捕捉尾兽、破坏五影大会的混蛋。


03

斑盯着自己的脸看,目光中是毫不遮掩的怀念。

任他看吧,反正这处天地,只有我和他。

“泉奈。”他低不可闻地叹着这名字,又放弃了什么一样,支着手肘坐了起来。

这男人戾气全无,佐助转过眼珠,一次死亡和复活就能带来这么大的区别?

赤裸的上身没有碍眼的柱间脸,肌肉比佐助结实得多,但也不失柔和的线条——毕竟还是个宇智波,这一族仿佛只有美人。

佐助复活斑的时候,胡乱地想着如果他又想要以“拯救”之名、毁灭什么……

随他去吧。

天不会塌下来,况且塌下来又怎样呢?他大可以到异空间、龙地洞……之类的地方逃避,或者,死去也无憾。

自己死掉了,只有那么屈指可数的人会偶尔悼念吧。

香燐算是一个,水月、重吾、大蛇丸可能会念叨一下。

鸣人和樱一定会给自己一块记忆之地,卡卡西老师……对不起啦,老是给第七班添麻烦。

如今我也是能说“抱歉”的人了,

 

他瞥了一眼斑,斑用木遁催生出几只木棍支成了一个火堆,半躺在木质躺椅上,竟已经享受起了浮生半日闲一样。

“小鬼,到外面去给我买包香烟。”

尽会使唤人,佐助当没听到,不过他也确实准备去表世界找点吃的。

外面是晴空万里的好天气,佐助的眼睛被阳光眯了眯,异空间只有清冷皎白的月光。

他先到秘密钱庄提了钱,那地方不问取钱的人是谁,只凭信物。

买了两人份的饭菜,他在超市前停下了脚步,进门要了一包香烟——他也不知道什么牌子好,只拿了一个最贵的。

回到月光灰黯的异空间,他把外卖和烟扔给了斑,转头掰开竹筷吃起了自己的饭。

斑在短短时间里在搭起了木屋,甚至还做了带篱笆的庭院围栏。

这家伙还真会享受。

斑吃得很慢,注意力放在香烟和天上大得过分的月亮上,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孤独感像潮水一样淹没而来,佐助失去了胃口,只把外卖里有番茄汁的饭粒吃掉,其他火遁烧掉。

过了好几天,斑似乎在这里呆腻了,又恢复了轮回眼的力量,便一个人离开了这个荒芜的异空间。

 

04

好了,面对现实。

把世纪大魔王斑复活出来,什么实质的话都没有说,又让他走得不知道哪里去了。

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都没有意义。

 

05

到底他是最后一个和我有共同血脉的人了。

斑把中毒受伤、被围攻的佐助拎回了自己的住所。

距离他们上一次相见,已经过了一年多,斑在一座繁华的港口城市落脚,住在最高层的公寓楼里,他喜欢俯瞰的视角。

黑市上宇智波佐助的S级通缉令挂在榜首,追杀佐助的不仅有浪忍、叛忍,还有除了木叶其他忍村的正规部队和暗部——

轮回眼的持有者的确武力高超,但佐助也不过是个小孩,至少在斑眼里看来是这样。如果敌人不是常规型,比如擅长用毒的砂忍,佐助的经验还是不够,落了个中毒的下场,像现在这样。

啧……真麻烦。

发烧了,像只小猫一样蜷在被子里,张着嘴呼着热气,却又把嘴唇熏得干裂皮。

还中着毒呢,斑一时半会儿也找不来对症的解毒药,他也不会医疗术。

果然是小鬼。

要是他死在这里,被他的那个“天启”鸣人知道了,那场面会是修罗场吧。

但斑只会一种解决办法,喂柱间的细胞培养体,就像当年治带土一样。

 

06

醒来的时候,佐助脑子还昏沉沉的,窗口被遮光布关得很严实,透不到外面一点光亮。不过房间仍在写轮眼的视线下清晰可辨,墙上挂的焰团扇和镰刀……

是……斑救了我?

虽然被救总归是一件好事,但被斑……总感觉不甘心,谁会想被他救!

起身探了探房间的情况,衣柜里挂的是斑的衣服,领口袖口这些小地方有团扇的家纹,不过现在被认成商标才是常事。

为什么他要救我呢?心口被捅的那刀这时候隐隐作痛起来。

难道是心有愧疚,或者我是宇智波仅剩的末裔?不,斑不是会为这样理由动容的人。

只是……一时兴起吧。

就像我,一时兴起复活了他。

屋外的门闸被打开,应该是斑回来了,佐助也正从房间里走出去。

黑色的高领毛衣,手袖挽到手肘,黑手套也挡不住的修长手指。当然裤子也是黑色的,大腿的肌肉把裤管绷得紧实,平添了几分魅力,换下了忍者的露趾鞋,一双黑色的马靴。

长发和眼眸也是黑色的。

黑色的男人。

佐助不太喜欢一身黑,他穿成宇智波的感觉——小时候族里大家都穿偏黑色的衣服,阴阴沉沉的,他总是让香燐挑白灰色的上衣。

斑买了蔬菜和肉回来:“恢复得还挺快嘛。”

饶是佐助也不会再在这时嘴硬了,小声地说了声“谢谢”。

泛泛点了头,斑脱下手套洗了个手,开始清理蔬菜。

——这老家伙现代厨房怎么用得这么顺?不是说好一百多年前的老头子吗?

佐助在心里念叨,厨房这些事自己也不太会,在大蛇丸基地有专人安排饮食,鹰小队是香燐在管这些,自己会的只有糖渍番茄。

“多喝水,你还发着烧。”

斑也没想到佐助还真顺着他的话,就开冰箱找到了冻在里面的乌龙茶——

“这种时候就不要喝冷茶了,你是笨蛋吗?”

叹了口气,在心里略微吐着“小孩真难管”的斑,指给了佐助水壶。

 

佐助倒是有一点客人的自觉,揽下了洗碗的差事。

斑又带上了他的手套,长腿搭在茶几上,手里摊着今天的报纸。

“……!你在我身上用了什么!?”

佐助拔起水槽缝里生出的蘑菇,他只是想用水遁偷个懒,没想到在查克拉沾上的地方,生了两朵蘑菇。

“别抓着蘑菇傻兮兮盯,不是什么天塌了的事。给你解毒的时候,用了点柱间的细胞而已。”斑只回头了一眼,继续看自己的报纸。

 

08

佐助先洗了澡睡回了床上,他还有点晕乎乎的处于低烧中。

或许是中毒反应,也可能是被斑塞了柱间细胞的排异,还可能是单纯地发烧。

正当他要睡着的时候,斑推门进来了。

“……?”

身旁凹陷下去,一个比自己重很多的身体压扁了另一半床,把他往旁边挤了挤。

“你为什么来这里睡?”

“我家只有这一张床,我不睡这里睡哪里?你怕?”

佐助被噎了一口,自己才是客人嘛。但……与曾经的敌人睡一张床还真是第一次。

“……谁会怕。但你睡得着吗?”

斑这样高强的忍者,身旁有一点点动静都会睡不着吧。

“当然能睡着。强制自己进入睡眠休息,也是一种必经的修行。”

大概是斑身上的香波味道很安神,佐助倒是没多久就昏沉地睡着了。



评论(11)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