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ezzii是个传染源

斑中心マダラマダラマダラマダラマダラ 爱金发子クラウドクラウドクラウドクラウド 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

[斑佐]我对你 19-30

691之后衍生

最后的佐鸣大战被浮云,佐助没有回村设定。

斑被佐助一时兴起轮回天生。

01-08 09-14 15-18

**********

19

三周,斑说下颌至少疗养三周才不会落下习惯性脱臼的后遗症。

作为战乱时代的族长,斑不是没见过这样的事。宇智波家偏偏都生了好相貌,落在敌人手里……不怕写轮眼报复施暴虐俘的敌人也是有的。

 

长长地睡了一整天,佐助终于在日落时醒了。

头陷在熟悉的香味里——是斑的发油味,一股有点腻的柑橘甜味。被子和床单的纤维在身下有些发硬硌人,是才晒过拿下来的吧。

动了动身体,不再是被撕得七零八落的衣服,是斑大了两个码的晨衣,松松垮垮地贴在身上。

推开了被子,佐助想要直起身——

身后被撕裂的疼痛让他僵住了。

原来……不是一场噩梦。

知足一点吧,忍着任务的失败往往直指死亡,现在不过是受了点皮肉伤。

重新躺了下去,佐助把被子拉过头顶,侧过身子略略蜷着。

……不是什么要紧的事,只当、只当是,被野狗咬食了身体。

 

斑推开了卧室的门,佐助能听到他脚步的声音靠得越来越近。

“醒了?”

佐助稍微动了动。

斑扒开了他拉过头顶的被子,黑色的长发散落了一撮在佐助脸颊上,痒痒的,佐助把碎发从脸上拨开。

“总之,先吃点东西吧。”

斑端来了肉粥。

佐助吃下了,又躺下睡过去。

 

麻烦小鬼。

上一次是中毒,这一次是中毒加被俘。毒抗太差劲了,没经过毒药抵抗训练吗?

这样子无论是谁见了也会心疼吧。

 

20

斑没耐心地直接用火遁烘干了头发,胡乱用指间顺了顺头发,躺到了佐助身旁。

他把佐助的脸转过来朝着自己:“没事?”

“还好。”

斑不信:“真的?”

宇智波家的嘴硬没有谁比他更了解了。

佐助默着声,垂下了眼帘。

“……很恶心,就这样。”

啧,别扭,明明心里难受得不得了吧。

 

班浅浅地贴上了佐助的唇,又离开,又贴上,反复地亲吻着,粘腻的水声啧啧作响。

佐助没有拒绝,任由身上的男人撷取自己唇间的气息。

张开了紧闭的唇,让斑的气息沾染自己,盖过被其他男人们玷污的回忆吧……

 

21

这幅眼里荡着色情还不自知的样子,斑有点明白为什么宇智波总是人们憧憬、甚至是生出性幻想的对象了。

要是知道这小子这么莽撞,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还不知道喊疼,早该给他带上镣铐。

 

自己有那么一阵子,认真且详尽地考虑过,把泉奈关在家里,给脚踝带上锁链,其他人的身影都不需要,眼里只有哥哥。

诶……

不行的啊。

宇智波是鹰,我们都是注定翱翔天际的鹰。

拔掉翅根的飞羽、折断翅膀、栓上锁链……

如果自私地驯服自由的鹰,眼中夺目的光辉也就失去了。

 

22

于睡梦中,佐助突然抽搐了起来,额头上浸着冷汗,惊醒了斑。

大概是……噩梦?

斑懒得弄醒他、或是费尽口舌拙劣地说着安慰,一把把他圈在怀里,继续睡。

 

23

并未特别地隐藏自己的行踪,被门口的金发小子鸣人按开门铃,斑也不是特别惊讶。

“什么事?”还穿着宽松的睡袍,斑揭起了门口的视话通讯。

“那个……佐助在这里吗?”

“在。”

“话说……我想见见他可以吗?”

虽说自己是这屋子的主人,但是也不能替佐助做待客决定。

“只有你一个人?”

“是啊,只有我一个人。”

九尾小子还真是……执着啊。

斑打开了门锁,让鸣人进去,让他自己和佐助说,自己到阳台上去喂鹰了。

要是……那时候柱间有鸣人的一半执着,即使是打断我的手脚也要把我带回村子,最少也是打到我回心转意,而不是粗暴地一刀捅破我的心……

是不是我们现在已经安安心心去转世,早忘掉前尘往事了呢?

斑随便换了件衣服,出了门,不想搭理那两个小子腻乎乎的心意表白。

 

说实话,有鸣人这样的朋友,我有点嫉妒你了啊,佐助。

 

 “他回去了?”斑买了今天的食材,特别买了连梗一串卖的新鲜番茄。

佐助在阳台上顺着胖鹰的背脊,惹得它舒服得蓬起了毛。

“这段时间他不会再来找我了。”佐助难得多说了些话,“也不知道他来这里是木叶的意思,还是只是他的决定。”

“我倒是好奇,你做了些什么事,让他如此执着于你,比当年柱间对我还要……热情?唔……说不定他是‘爱着’你的。”

“……”佐助白了斑一眼不愿意再纠缠这事,“木叶知道这里了,换一个地方住比较好吧?”

斑略略点了头:“也罢,我也在这里住得有些腻了。去水之国吧,我在那边极东之地有个岛。”

 

别再来找我了,鸣人。

如果真的把我当作朋友,难道真的不理解,木叶是让我一夜失去所有温暖的刽子手吗?

那里不过是曾养育我,但最终抛弃我的地方。

原谅我无法从那里得到爱。

 

忘掉我这个狼狈不堪的人吧……

 

24

斑弄了条游艇,卧室、厨房、卫生间竟都装配在里面。

“从这里开到我的那个岛,要一周多。海上嘛……总是很寂寞的,要不是要带着你,我可不愿意去那个小岛上。”

斑先上船,伸出手给佐助:“上来吧。”

握住他的手之后,就再也……回不去了吧。

自从父亲和母亲还有哥哥,一同从木叶离去时,那里再也不是家了。

音的秘所不过是个巢穴,晓的洞窟更是连个歇脚地也不够格。

我不过是无家可归的人,如今,除了这里已经无处可去了。

 

25

“我和你弟弟,像吗?”

佐助在甲板上问出了这个问题。

四周都是看不到边的广袤海洋,仿佛世界只剩下他和斑两个人,他们没有什么不能说的。

“长得有点像。但泉奈性格比你可爱得多了。佐助……你的兄长呢?”

“鼬和我长得也算挺像的吧,但他是很柔顺的直发……比我聪明多了。”

“因为他是兄长,要走在弟弟的前面才行。”斑揉了揉佐助的头发。

 

26

斑秘密准备的孤岛足够安全、足够安心、绝无外人,能解开……解开佐助靠幻术遮掩的心结。

佐助的幻术技巧很差,按斑的视角,只是蛮力一般靠着万花筒写轮眼瞳力的碾压用幻术,不着痕迹的精妙幻术——本该宇智波专精的艺术,但这小鬼没心机啊。

甚至——此刻,他自己身负幻术,他可能也并没有意识到,但斑看到了。

那个夜晚给他带来的崩溃超过了承受范围,于是身体潜意识地使用了幻术,让他现在看起来“平安无事”,但撇开幻术赤裸的他……总之让人很担心。深度睡眠中的噩梦他自己醒来一点不记得,却吵醒了斑好几次。他自己对自己的幻术,处在极不稳定的边缘状态。

无法强硬地从外解开幻术,毕竟佐助也是万花筒和轮回眼的持有者,强劲瞳力天然的防御,让斑无法找到“术”解开他本能的自我保护。

唯一的办法是……带着他从幻术中走出,把包扎完好的绷带划开,让未愈合的伤口重新暴露在空气中,重新抹上药膏。

 

宇智波佐助……

这世界上,我们是唯二的宇智波了。

我已经耗尽了一生的宏愿,你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在这里倒下,未免太可惜了。

 

27

佐助以一种僵硬奇异的姿态蜷缩在床角,迷蒙着眼角,还没有完全地醒来。

……这是?

他自己施加了一根绳,束缚了自己。

“佐助?”斑有些迟疑地看着他。

佐助抬起了眼,另一边本该是淡紫色水波的轮回眼竟褪为了纯黑的眼眸。

但也只有一瞬间。他彻底清醒后,轮回眼又重新出现,身上幻术的痕迹不复存在。

“……”佐助抿了抿唇,唇失去了一点血色。

他们没有再提这事。

 

28

两人依凭着须佐能乎的铠甲裹覆身体潜入了碧海,找寻起海底的珍宝。

斑骤然提速,将须佐能乎速度提升到极致,朝着远处追了过去,佐助也跟了上去,他刚才只瞥见一股黑影和膛炮一样飞过。

是鱼?

是雷遁?还是幻术?

佐助赶到的时候,斑喘着气破开水波,木遁的尖刺钉在鱼尾上。

“好大的鱼……”

和超市摆在货柜里的鱼两回事,足有一米多接近两米!

“是鲔鱼。我那个时候,鲔鱼还是很一般的便宜货,人们都嫌红肉的腥味太大。现在嘛,不太明白为什么变成高级鱼了。”

鲔鱼、鲔鱼,佐助心里面噗哩一笑,果然是老古董,现在人们都说“金枪鱼”而不是“鲔鱼”了。

斑嫌处理鱼的血水会把船弄脏,在另外一条木遁做出的新船上刮鱼。

“想吃大脂。”佐助站在游艇的甲板上,已经把米饭拿出来了。

果然是年轻人口味一点也不清淡……斑把切下来的一大块鱼腹抛给了甲板上的佐助,他可不喜欢吃油腻腻的大脂,还是红红的赤身比较有嚼劲。

什么时候开始,我习惯准备给他一份美味的食物了呢?

 

虽然没嚷着“好吃”、“美味”,但佐助的眼睛略微眯了起来——和泉奈小时候吃到好吃东西时候一样,斑的嘴角微微笑了起来,回忆起了他不多有的幸福的时候。

“那时候只要是挣钱,什么任务都接,渔获季节还会亲自开船出海。以前宇智波不是在内陆的家族,一直在北边更靠海,现在雷之国那一带活动。”

斑给佐助讲着很久以前他还是少年时候的见闻。

“要说最喜欢的……是战乱刚刚开始的时候,任务最多酬劳最高。当然了,只是单纯从忍者好不好过的世道上来讲。说得难听一些,忍者在战国不过是发战争财的边缘人。”

佐助看了看天色,太阳渐渐远去,浓云开始翻卷:“初代目火影回答我……忍者是为了目标不断忍耐的人。”

“……啊啊,的确是柱间会说的话。”斑切下要保存的鱼肉清水洗净,细细用干净的厨房纸吸干表面的水分,“但我现在已经不是忍者了,也无需再忍耐什么。”

“那……目标?”

斑沉默了好一会儿,只是忙着手上用保鲜袋密封鱼肉。

“没有那种远大的东西。我已经实现过了追求一生的目标。”

 

29

他什么都会做啊……佐助觉得这才是真正的天才吧,斑是战争忍者、也可以是科研者、医生、厨师、水手、渔师……

如果他只是出于个人私心,想要夺取天下,很快就能控制各个大名,仅凭他口中称为“雕虫小技”的幻术。

但他想要为所有人带来“幸福”。

他不只是天才,也曾是痴人。

比鸣人那种大白痴,还要高一个等级的“痴人”。

 

没有远大的目标吗?

不是的。

斑,你想要……我。

你想要做到身负阿修罗宿命的鸣人也做不到的事。

就像我没什么缘由,或许可以称为兴致使然复活了你,你也想要知道我在想什么、我想要做什么。

……如果你是宇智波的话,或许能与我心意相通。

没有人盘陪伴而踽踽独行,终归是很难捱的。

 

30

鸣人是不能永远陪伴我的。

现在他是很多很多人的鸣人。

作为第七班成员的鸣人、作为卡卡西学生的鸣人、作为村子里的大家依靠的鸣人,未来还会成为某个人丈夫的鸣人,某个孩子父亲的鸣人……

他不是独属于宇智波佐助的鸣人。

 

现在的斑是被宇智波佐助召唤复生的、和其他活着的人割断了羁绊的斑。

如果任性地亲吻他,他不会拒绝“一直一直陪伴我”的要求吧。


评论(20)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