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ezzii是个传染源

斑中心マダラマダラマダラマダラマダラ 爱金发子クラウドクラウドクラウドクラウド 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

[斑佐]我对你 31-35

691之后衍生

最后的佐鸣大战被浮云,佐助没有回村设定。

斑被佐助一时兴起轮回天生。

01-08 09-14 15-18 19-30

**********

31

斑的体术强于佐助很大的原因是他比佐助重。

青少年和成年人的体重差别,佐助抢走烤架上最后的一块鱼肉,决定要比以前吃多一点。

“佐助要相信我,这样才能教你写轮眼的幻术。”斑看着佐助嘴角沾上了烤肉汁,本来想伸手帮他擦掉,但……他凑过去用舌尖舔掉了,还求到了一个浅浅的吻。

也不知道佐助的脸颊是因为热热的烤鱼发红,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他故作镇定:“相信你?什么意思?”

“就是这个意思——”斑打开了血红的眼,注视着佐助,控制着佐助的写轮眼。

但电光火石间,佐助的瞳力本能一般挣开了斑的控制,他睁大了圆圆的杏眼,六芒星和勾玉在里面辉映着。

更强力的瞳术像牵引舰一样控制着他,指引他眼中的瞳力学会精妙的流转——

写轮眼的艺术。

“下次吧……”斑暂时搁置了幻术指导。

 

32

佐助很少有这么赌气的时候,上一次……还是父亲教自己豪火球之术那时。

为什么他能把B级的豪火灭失发挥出S级的范围和强度?

火遁练习得太急促,佐助咳了起来,感觉呼吸有点上不去。洁白又细软的沙滩,清澈见底的海岸,他半躺在潮起潮落交错的浅滩里,真是个好地方。

 

这里是斑半个世纪前的秘密基地,岛上的山壁里实验室应该是用来研究仙人体细胞的。

虽说保密性是很好,半个世纪前的他沉寂在被世界遗忘的角落,未免太寂寞了吧……

——独自一人在这种地方,自己是没办法待下去的。

 

“给。”斑拿给了佐助一本笔记本。

佐助翻了翻:“你写的?”

“嗯。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第三个人有轮回眼了。”

笔记本上是斑的忍术研发笔记,全部是配合轮回眼的术。

“如果有一天,你能再次打败我,那就再好不过了。”

“不怕我学会了,哪一天就杀了你?”

斑摇头,执起尚是少年人的手,拉着佐助的指间贴上了自己的微微阖上的眼帘——

“这里……”

执起他的另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上——

“还有这里。现在都属于你。”

“无论是想要守护谁、向谁复仇、夺取什么、抛弃什么,我都站在你这边。”

时光流转,佐助微微愣住,想起了曾经斑在战场上的蛊惑“我们同为宇智波的幸存者,不如统一战线”,自己的回答“别搞错了,你老早就死了”,和现在形成绝妙的反差。

这次还是这样的回答。

“当然应该站在我这边。你早就死了,被我复活,现在是我的东西。”

 

33

鼬在解除秽土转生前给了我他的记忆,那时候觉得理解他了……但是,现在又觉得无法理解,只觉得有些可怕。

佐助睡不着,坐在回廊上,透着海风和月光。

亲手了结准备叛乱的亲族,以期木叶的和平与幸福。

一族有几十、还是上百人?当然和村子数千数万不能比了。

但……把性命的数量、头颅的数量当做筹码置于天秤上,得出了木叶更为重要吗?

真是无情啊。

那又为什么留下了我?

被你的爱留下来,很痛苦啊……

所以,我无法原谅那个你爱着的村子、又抛弃你的村子,只是努力忍耐、忍耐,或许……哪一天真的能如你期待,忍耐到……忘记曾经的仇恨。

那一天,或许宇智波的佐助就死掉了,留下的是木叶的佐助——

和你一样,成为木叶的忍者鼬吗?

但是,我还是想要成为宇智波的佐助啊。

哥哥,你会原谅我的选择吧?

 

“睡不着吗?”斑披着羽织走了出来。

佐助点了点头,一旦想起鼬的事,心绪就芜杂起来,只听得海边的潮骚沙沙翻涌,把夜晚衬得更空寂。

斑拿出了袖中的笛子:“龙笛,我从实验室的柜子里找出来的,大概是以前忘记放在这里了吧。想听青海波吗?”

“嗯。”

尖啸的长音悠长地划破了夜空,悠远神秘的乐声少了本该搭配的弦乐,显得笛声有些单薄。

“以前在南贺神社的祭典上每年都听这一首呢……”

但是宇智波一族离开之后,南贺神社的祭典变得轻浮了起来,只剩下了游玩和寻觅小摊的吃食,七岁之后佐助不再去那里了。

“我当上族长的第一年,第一次负责筹备南贺祭典的舞乐,手忙脚乱地差点出了丑。指挥几十名族人分奏不同的乐部合成乐曲,不比筹划一次战事轻松。”

“那时候你多大的年纪?”

“像你这么大,还没到二十。但对于忍者来说,生命已经过去了一半。”

“……尽是些短命鬼。”

斑不置可否,贴上了佐助的额头:“闭上眼睛。”

 

雪白的樱花掺染一点点粉,随着风像雪一样吹落在南贺神社的地界。

黑发与黑眼,他们都是宇智波,穿上平时不常着的红白色的单衣,现在已经没人穿这么老旧样式的衣服了,列阵坐在两侧合奏着一首一首的古老舞曲,神社中央白布围住的圣物看不清模样。

这里侍奉着真正的神明,此时主祭的是——

百年之后离神明只差一步的斑。

这是斑的记忆中少有的安宁又神圣的日子。

 

34

无征兆地,至少斑是这么认为,佐助吻上了他。

不过他也没有拒绝这个吻,凭着身高差把佐助的头按住,加深了吻。

舌尖相交,已经不在意津液从嘴角溢出,呼吸急促了起来,斑把佐助往墙壁上压去,手小心地垫在了支棱短发后。

“怎么了?”

上一次缠绵是在甲板上,但自从来到秘密基地后,两个人没有再挤一个房间,而是分开睡了。

“在战场上,我曾想要做影。”两人拉开了距离,但还是离得很近,佐助映着绯红的脸颊说起了似乎不相关的事。

“嗯——”斑顺了顺佐助的头发,“然后?现在还想要实现这个愿望吗?”

“不……”拉下了斑的鬓发,佐助把他的脸靠得离自己更近,“‘影’不足以改变世界。”

“当然了,神才能改变世界。”

“但是我们是人……”佐助的声音放轻,缱绻在斑耳畔,“成为王,用手中剑斩断旧世界,塑造新世界。”

斑环住他的腰,把他的头按在自己的颈间:“那就先成为我的王吧。”

 

木枝与藤条牵引住了佐助的四肢,将他的身体最大限度地展开,以供主人的观赏。

斑不紧不慢地划过佐助的侧腰,痒意惹得佐助的身体颤抖着——

瞬间两人的位置一换,佐助目含泛红的水光看着他——天手力的引力不可抗拒,他拉起地上散落的羽织批在身上:“冷……”

这话却无论如何都听起来像撒娇,斑无奈抱起他,到正经卧室里去了,那里有暖炉:“王可不能畏惧寒冷啊……”

“那就……让我温暖起来。”

 

35

虽然身体登上了极乐的顶峰,佐助更是陷入了思维停滞的迷乱之时,但斑此刻思绪沉静了下来。

他注视着佐助的眼眸,激荡的快感让佐助眼底泛起一丝诡秘的红。

永恒的万华镜之眸轻柔地潜入少年的意识之中,这次他终于没有再做任何反抗——大概是躯体已经无意识了。

暗色与赤红的天空交织着压抑的不详风景,再往深处却有一抹亮光。

宁静的庭院,墙壁上是宇智波的扇图案,屋檐下还挂着大小各异的高领蓝黑色衣服。

走入庭院后,外面呼啸着的冷风与煞气再也听不见,只有“静”——死一般的寂静、了无生气的寂静。

“佐助?”斑试着出声唤了他的名字。

没有回应,踟蹰了一步,斑还是走进了屋。

客厅非常宽广,铺着厚实的青黄色叠敷,和纸门上绘着描金的扇纹。斑也曾在同样格局的屋子里从幼年生活到了壮年,作为族长优秀的儿子,再接过父亲的重担,最后成为叛徒离开。

真怀念。

斑推开了次卧的门扉,佐助在里面沉眠。

 

他的脸上带着宁静的笑颜,窗外洒入了满满的暖阳金光,让房间与心像风景边缘的风暴即至截然不同,此处和煦又温暖。

这多像无限月读中的人啊……

幸福,却又稍显软弱,让人怜爱万分。

斑不忍叫醒他,闭上了眼离开了。


评论(11)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