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ezzii是个传染源

斑中心マダラマダラマダラマダラマダラ 爱金发子クラウドクラウドクラウドクラウド 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

[斑佐]我对你 36-40

691之后衍生

最后的佐鸣大战被浮云,佐助没有回村设定。

斑被佐助一时兴起轮回天生。

**********

36

修行了快半年,佐助打开了轮回眼,跳入了空气中扭曲的漩涡中,离开了这个孤岛。

斑也不挽留,小孩子嘛,出去多见见世面也是好的。

但他放佐助离开前,做了件令佐助感到脸红羞耻的事。白皙的后脖处刺下了通灵契约,无论佐助在哪里,斑都能够到他身边。

——就像……打上了别人的所有物标签,佐助心中赌气,却又无法反抗。斑用了在战场上定住自己身形的方法,把自己硬压在床上刺下的。

不得不换上了件高领的衣服,完全遮住了后脖。除了在大蛇丸那里的学到的基本封印术,他也不太明白封印、通灵契约这些东西……要是能反向控制这个印,让斑吃瘪就好了。

 

简单拉上兜帽,覆盖上一层让人看不真切的幻术,佐助进了地下街,要先赚一点钱……虽然体内少量的仙人体查克拉能催一点蘑菇出来,但总不可能天天吃蘑菇吧?

老样子,和一年前没什么区别,自己的大名还是挂在通缉榜的前排,S级、巨额赏金——真看得起自己啊。

做一个试验,看看木叶忍村,如何对自首的“叛忍”佐助。

他的嘴角有些嘲讽,在一处旅店里制作着自己的人偶——

象转之术。

 

佐助用了从斑的笔记里学到的东西。

象转之术的祭品用孤岛实验室的半成功培养体,为了逼真,佐助还加入了自己的血液,在其体内隐蔽地植入了寄宿着外道之力的黑棒。

和普通的象转之术不同,斑笔记上的改进过的轮回眼象转之术,最大能够发挥本体的六七成实力。

即使是香燐在,也不会认出这个不是自己的本体吧。

和象转替身的五感共联,佐助闭上了眼睛。

 

37

佐助沿着南贺川潜入了木叶,能悄无声息地绕过防御结界,还要感谢上次大蛇丸带他进入木叶,在鹰小队前使用了解结界的手法。

大蛇丸是个聪明人,不知道他和木叶有了协议,已经从黑市的S级通缉,降到了A级通缉。A级通缉的赏金比起S级少了很多,再加上大蛇丸本人的实力,这几乎就是等于撤销他的通缉。

从鼬的记忆里得知,自己出生之前的族地在木叶的中心,九尾袭村族地毁掉后,才迁到了村子的边缘宽阔地,也正因此,族地还没有被佩恩毁掉。

不过已经废弃了十多年,蛛网与灰尘遍布,佐助很小心地走着,免得激起了灰。

什么也没有了,这里早就被搜查过一遍,有价值的东西全数被缴,自己的东西和父母的遗物也搬去了七岁之后的新公寓,但在自己离开村子之后,那些东西都遗失了。

“再见,不知道多久之后,我才能来和你们团聚……”

火焰将这里吞没,佐助静静地等待它燃尽,同时……也是等待故人的到来。

 

38

木叶的封印班还算是有点用,强制监禁……全身查克拉被封印,眼上蒙着眼罩,什么也看不见,感官也被大幅度削弱。

鸣人……根本不见那家伙的踪影,恐怕他至今不知道自己回到了村子,也罢,本来自己就是掩映了查克拉秘密潜入这里。

比之前的监禁,仁慈了许多……自己该感谢木叶没有下作到虐俘吗……

我一定是坏掉了。

为什么在这里,竟有“果真如此”计划成功的成就感呢?

拘束衣……再紧一点比较好吧,佐助在心里笑着嘲弄了一番自己,是……捆绑游戏玩多了吧?斑有时候会坏心眼地借口“木遁修炼”,用藤条捆住自己的身体,无意中才发现背后的勒痕还会有一些图案——比如最常见的是鹰爪纹。

不知道他现在在做些什么,是在修炼,还是伏在桌前研读卷轴开发新术呢?或者是什么要紧事都没做,单纯地读着风花雪月的话本、小说磋磨时间?

趁着虚弱自己的虚弱状态进行读心之术?

隔着象转之术,佐助注视着不怀好意的记忆窥探者。

那就让你们看点……有意思的东西吧。

 

卡卡西在办公桌上沉思着,最终还是通知了鸣人,给他递上了来自情报班对佐助记忆读取的报告。

“……”鸣人一言不发地纠结着自己的眉,自从去年升格上忍之后,他已经沉稳了许多,没有再像一眼那样炸乎乎的了。

“我担心……佐助和带土一样,被斑控制。”

“不会的,斑不会控制佐助。”鸣人否定了这点,“半年前外勤任务的时候,我……去找过一次佐助。”

卡卡西叹了口气,也没办法追究半年前鸣人的擅自行动:“说说吧,是什么情况。”

“斑……很顺着佐助的意思,连我和佐助的对话也没有打扰。报告里说这个事,如果是半年前多发生的事……正好和我上次见到佐助,他正在疗养能对上。”

“你们这些小鬼,不要总是为难老师啊……以水户门长老为代表的顾问团,现在是想要直接下令处决佐助的——”

“佐助他可是封印了辉夜的英雄!”

扶住额头,卡卡西抱怨到:“所以老师我也很难办啊……”

 

39

第五天,这是关押的第五天。

期间有听过一次鸣人在外面吵吵嚷嚷,但是他似乎被拦住了,终究没有进来。

鸣人,你理解了一个人是很难与制度、集体……这样狰狞的怪兽抗衡的吧?

成为火影,不是与怪兽搏斗,而是成为怪兽的头啊。

 

如我一样的危险分子,一个两个地被除掉,忍者们不再有危险的任务需要完成,也没有人想要杀死他们,所有人都被好好地怀抱在安逸中,这样的日子不可怕吗?

和平与幸福最终到来之时,旧世界被斩断之时,便是“影”们、想要成为“影”的你——鸣人,失去意义之时。

也是我,以及所有的忍者失去意义之时。

这样的世界,和月之眼世界,有什么区别呢?

佐助在黑暗中胡乱地想着。

 

40

第七天,监禁持续了下去,似乎没有个尽头。

兵粮丸很难吃,水也透着一股令人恶心的消毒氯气味。佐助吃完旅店送来的水果,深吸了一口气——试验结束。

即使是和鸣人有再多的羁绊,即使是封印了辉夜,即使是解开了无限月读……但自己复活了斑。

……自己不过是木叶的一个叛逃者。

叛乱者的后代是极恶的叛逃者,这想法也很在理。

 

如果人生没有在七岁那一年转捩,那么自己会从忍校毕业、编入第七班,中忍考试晋级,慢慢地熬资历,按照年功序列,怎么也能混到上忍吧?

大概会是平凡而又普通的一生吧。

 

但我是个复仇者,我是“叛乱者”的后代。

一开始就和你不一样,鸣人,你是火影的儿子,你是英雄的儿子。

向鼬复仇,即使那是一场骗局,但我的手上,终究也染上了亲人的鲜血。

我是个弑亲者。

不要原谅我啊……

 

天照之焰燃尽了佐助身上的枷锁和牢笼,转写封印,他早有准备。

冤有头债有主,他只是用幻术定住了邢训班和情报班的看守,没有下杀手。

“顾问团的驻地在哪里?”佐助问了邢训班,但那人颤抖着没有回答。轮回眼中的勾玉飞转,读取了那人的记忆,“我像佩恩?不,我可不是他……对木叶,我可没有兴趣。”

竟然就在火影办公室的楼上……也不知道卡卡西是怎么忍下那些老头和老太婆的。

佐助想起了鼬的记忆中,向他下达命令的四人——猿飞、团藏、转寝、水户门。

剩下最后二人,他们死去之时,复仇……算是告一段落吧。

 

在幻术的遮掩下,佐助走进了火影楼。

自己从前是做不到同时对这么多人使用幻术的,半年的幻术修炼成果颇丰。

路过火影办公室的时候,佐助还能听见里面的汇报声——卡卡西没有了写轮眼,变得迟钝了。

一步、两步、三步……越是踏上楼梯,心中却越是平静。

佐助有自信,仅凭发挥本体六成力量的替身,也能够几秒内解决两位长老——轮墓·边狱,依靠轮回眼瞳术改变自己与外界的时间流速,他有足够的时间解决一切。

自己越来越像斑了吗?

佐助在旅店里闭上了眼,专心在象转的替身上,外面的艳阳有些太刺眼了。


评论(3)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