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ezzii是个传染源

斑中心マダラマダラマダラマダラマダラ 爱金发子クラウドクラウドクラウドクラウド 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

[斑佐]我对你 41-43end

691之后衍生

最后的佐鸣大战被浮云,佐助没有回村设定。

斑被佐助一时兴起轮回天生。

**********

41

鸣人根本没想到,佐助毫无抵挡之意,仅仅是格挡了几次,便用千鸟向前冲刺——

下意识地鸣人掌中凝聚出螺旋丸,宿命一般地对上了千鸟。

千鸟偏离了路线,佐助的眼中并没有对鸣人的杀意,直面迎上了螺旋丸。

 

怎么可能?鸣人呼吸停滞,不敢相信手中的螺旋丸真切地穿刺进了佐助的胸膛。

“这是最后一次了,鸣人。”

天照之焰从眼中燃起,瞬间焚尽了象转替身,鸣人不得不退开,仍然颤抖着手臂,戏剧性地杀死佐助出乎他的预料。

虽然他总有和佐助的故事没能圆满画上句号的感觉,但他从未想过他们之间会这样结束。

 

佐助真的被我杀死了吗?鸣人阻塞的思维慢慢动了起来。

佐助被“我”、亲手杀死了。

这不是真的吧?

那查克拉量,怎么可能是佐助?不,他被监禁了很多天,查克拉所剩不多……

的确是佐助,两位被杀死的顾问还有被月读拷问的痕迹。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宇智波佐助能挣脱木叶从未被破坏过的查克拉拘束忍具,甚至还胆大包天地直接杀上了火影楼——而且不被发现,堪称是完美的暗杀。

第一个感到异样,赶到现场的是在忍校补习理论知识的四战英雄鸣人。

 

漩涡鸣人杀死了袭击火影楼的S级叛忍宇智波佐助,用时不到三分钟。

 

卡卡西听到鸣人忙乱的脚步,赶上楼时,两位顾问倒在了血泊中,鸣人的手中还残存着螺旋丸染满鲜血——穿透了佐助的心口。

他还来不及抽出封印卷轴,封印住不灭的天照黑炎,佐助的身躯便被烧得残迹也不留。

忍者不希望死后留下的身体,以免被解读秘密,甚至被秽土转生这类术利用。

佐助有这样压箱底的准备也合情合理。

 

卡卡西深吸气,叫上当值的忍者,主持封锁了现场,同时也下了禁言令,把僵立的鸣人从现场拉走。

今天一切如常,他早上还去慰灵碑和带土和琳说了说话,感叹着每天批文件的日子平淡无波。

命运仿佛在不满他的抱怨,在如此平凡的午后,他失去了自己引以为豪的学生。

 

他就这么无影无踪地去了?

鸣人第一次觉得燃尽所有的太阳之火天照如此残忍。

 

42

佐助咳了一口血,象转替身的死亡反噬到他身上弄得他有些心闷。

完成了复仇,以自己的“死亡”了结和鸣人的羁绊,并没有带来什么快乐,反倒是一股难以言喻的空虚。

 

自己很无情啊……

最后的挚友也失去了。

什么也不剩了。

因陀罗被阿修罗杀死,他们的后代总是重复着宿命。

斑被柱间杀死。

我被鸣人杀死。

 

最开始是怎么想的呢?

要是自己能杀死鼬完成复仇,身体给大蛇丸也没关系。自己打一开始就没有想过复仇完成的人生应该怎么过。

 

他收拾了包裹,到旅店楼下结账,旅途才刚刚开始。

 

43

“不错嘛,你在木叶上演的剧。”

斑在波之国河岸找到了佐助,佐助正咬着手中的便利店买来的木鱼饭团。

“嗯。你给了我很不错的灵感。”

“被柱间杀死,还是象转之术?”

“都有吧。”佐助喝了一口番茄汁,咽下了饭团,以投掷手里剑的姿势把饭团的塑料包装扔进了垃圾桶。

斑皱着眉看他随便对付过去的晚饭:“就吃这么点?”

“一个人做饭很麻烦嘛,”佐助靠着鸣人大桥的围栏,“老头,退休生活要怎么过?”

“……我嘛,用时髦的话来说,再就业了,还没有退休。”

“嗯……?你在上班?”

“没,猫姬过世了……就是你说的‘猫婆婆’,但是下一代的猫姬不是嫁到木叶去了吗?我现在接手空区的忍具店了。”

佐助有点难以置信地看着斑:“所以你就成了猫爷爷?”

“你小子找打?”



摸鱼结束……

疯狂复习去了……

评论(24)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