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ezzii是个传染源

斑中心マダラマダラマダラマダラマダラ 爱金发子クラウドクラウドクラウドクラウド 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

[鸣佐]意外之缘01[面麻佐助]

鸣人没有去过忍者之路,也排除其他剧场版世界

699后

私设多有黑化

 

<01>

鸣人打了个满足的拉面饱嗝躺在了床上,上忍理论特训真是太烧脑了,重回忍校的学生生涯面对伊鲁卡老师的补习,比修炼还要难!

当他再次醒来时,人却躺在一处阴暗潮湿的山壁里,只有一件稍微厚重的大衣盖住了身体。

诶诶诶!什么情况!?

下意识地推了推护额,手指却探了个空。啊咧?自己的护额也不见了吗?

『你是谁?为什么要在我的身体里?』

鸣人一个打挺跳了起来,警惕地看了看四周,周围寂静无人,只有自己衣物的摩擦声清晰可辨。这个声音是从头里传来的!?

“啊!抱歉,醒来突然到这里了……我也不是很明白现在是什么状况的说……我是漩涡鸣人。”

『……我是漩涡面麻。』

 

按照面麻告诉自己的岩壁间小路,鸣人走到了一处幽静的水潭边,映照着水面——金发、蓝眼、九尾之力溢出的小胡须,确实是自己嘛。

『即使是换了个世界,老爸老妈取的名字还是这么差……鱼板和笋干,半斤八两。』

捧了把水洗了脸,鸣人翻开了面麻的随身行李找出了常服,自己熟悉的橙色运动服一件都没有,全是黑色的——

“诶?这件是佐助的衣服吧?”深蓝色碗口高领,背后有明晃晃的红白团扇图案,是少年人的尺码。

『啊,曾经是佐助的。可不要把它弄脏了,是我的珍藏。』

“这样啊……我一件佐助的衣服都没有,”鸣人动作轻了一些,好好把它叠了起来塞进了背包,继续穿戴起来,“话说护额呢?”

『扔掉了,因为我是叛忍。』

“叛忍!?怎么回事啊我说?”

『解释之前,先把外面的杂碎处理掉吧。』

按捺住自己心中毛线球般纠结的疑问,鸣人离开水潭便遇到了三个忍者。打招呼的手里剑被鸣人灵活避开,螺旋丸速攻打晕了他们——是不知道出身的暗部。

『……揭下他们的面具,看看是哪里的。』

面具下是云隐村的护额,他们是雷之国的忍者。

『中间这个男人是B级赏金的特别上忍,取下他的头去换钱所比较好。』

“……先告诉我是什么情况吧。”鸣人皱起了眉头,无视了面麻的话,离开了现场。

 

“毕业之后我和佐助、小樱还有卡卡西老师结成了第七班,中忍考试之后……佐助离开了村子,我跟着好色仙人出村修炼了。后来发生了很多事情,第四次忍界大战什么的,不过第七班封印了辉夜,我们拯救了世界的说!”

『一开始就不同。中忍考试之后,我和佐助先后离开了村子。至于卡卡西,他回到了暗部序列,后来他和小樱如何……谁知道。辉夜现世只是有所耳闻,我可没有去大战凑数的兴趣。忍界联军折损过半随后散开,各个村子的摩擦不断,大战远没有结束。』

听完面麻的话,鸣人哽住了好一阵,才慢慢重新开口:“……为什么要离开村子?”

『嘁……』面麻嘲讽了一声,『同为妖狐之子的你,应该很清楚吧。为什么要给恨着我、又欲图利用我的木叶做牛做马?忍者不是自我选择的道路,只是六岁时凑巧被三代目塞进了学校而已。』

同为妖狐之子的我。

妖狐之子……

鸣人想起了在真实之瀑时,面对的“黑暗”的自己,面麻……也是这样的吗?

『既然占据了我的身体,你也要做点事。天黑之前去山巅的寺庙里,佐助在那里等我。』面麻便不再回应鸣人的嚷嚷。

 

鸣人好好倒腾了下面麻的包裹行李,简单的几件衣服,卷轴里封印了大概一个月量的手里剑、苦无和起爆符、看起来就很复杂的封印卷轴、急救医疗包,还有一把酷似佐助草薙剑的忍刀。不是自己的惯用忍具包,果然不是自己。

有册子?翻开薄脆的纸张,全是一页一页的通缉令、赏金信息。从目录往下看,木叶叛忍对应——榜首便是S级叛忍漩涡面麻和宇智波佐助。

佐助的照片是通过忍校毕业时,学校统一的证件照。面麻的……和当时自己油彩涂画过脸胡乱照片不同,是面无表情的正式照片。

档案下简略的情报写到,宇智波佐助除了有鹰小队活动外,还常与漩涡面麻共同行动。

怎么会背叛村子?木叶有信任着自己的那么多伙伴,佐助也终于被自己带回了村子。

木叶村是“家”,是自己的容身之处。

匪夷所思的世界。

 

入夜,等在废弃的寺院里,鸣人心里总有点毛毛的。

神情夸张狰狞的塑像,好像下一秒就要活过来扑向他,四下无人幽暗漆黑,只有自己点燃的豆大火折忽明忽暗地亮着,聒噪的虫鸣与拖长顿顿的蛙叫浸染着魔性。

忽然响起了一声乌鸦的哀啼,包围着山寺的树林扑朔着沙沙作响。漆黑的乌鸦群在振翅,团团飞到了山寺老旧的大门前,它们的眼中都闪烁着三勾玉的不详血光。

乌鸦渐渐飞拢组成了熟悉的人形,佐助一身黑袍睁开了勾玉之眼。

“面麻……不,你是谁?”

鸣人下意识地吞咽,喉结像橄榄一样囫囵着滚动了一下。面对陌生的佐助,他感到了久违的紧张,阴冷、危险、黑暗的查克拉让他胸口憋闷,对方是深陷在深渊里的宇智波佐助,不是自己熟悉的友人。

“佐助……”他只来得及从喉中震颤出心中呼喊过千百次的名字。

对面的宇智波眼中勾玉飞转,眼前已是熟悉的九尾封印之所。

比自己熟悉的九喇嘛橙色毛皮要红黑一些,九尾巨兽闭眼沉睡着。和自己面容别无二致,但气场完全不同的面麻,手臂搭在膝盖上,随意靠坐在九喇嘛的身边:“原来你长这样,勉强算是帅气,但橙色的运动服——土气。”

“怎么回事?”佐助蹙着眉,三勾玉的眼瞳注视着两人。

 

“话说用佐助的轮回眼能打开时空间通道吧?”鸣人和对面两人相对。

面麻偏过头,伸出手撩起佐助用黑发遮掩住的左眼:“轮回眼?”

“如你所见,我没有那样的东西。六道仙人和宇智波斑是唯二轮回眼开眼者,很可惜,他们都死了。”

“……原来这里的佐助没有轮回眼。”鸣人遗憾着垂下了眼。

佐助撤出了意识:“……轮回眼,你知道的‘我’是怎么得到它的?”

“是六道仙人老爷子送给佐助的,具体怎么做我也不太清楚。”

不再问下去,佐助走到了里面,揭开了内室一块地板,辅以写轮眼打开了活板门。活板门下是一处还算整洁的密室,墙壁上是密密麻麻的咒符,隐约游窜着九尾的查克拉,鸣人不倒觉得压抑,应该是面麻画的吧。

“明天有‘我们’的任务,好好休息。”佐助从柜子里拿出两床被褥,扔在编织细密、垫了青绿塌席的地上。

或许睡一觉,就回到原来的世界了呢?鸣人这样想着闭上了眼睛。

 

醒来时,鸣人只觉得昏昏沉沉,四肢失去了自己的控制,只能隐约接受着身体的触觉,像是灵魂被困在了身体的角落,又像是看电影。

面麻作为主人理所当然地掌握着自己的身体,此时正和佐助吻得难舍难分,唇间拉起银丝,衣衫随手褪下扔在被褥旁边。

脑内的鸣人觉得脸颊急速升温,像是无数颗尾兽玉轰炸了意识、也像是九只尾兽轮番踩过了脑子。

 

——是佐助啊啊啊啊啊啊!!!!

昨天那样面麻和佐助不是朋友吗????

亲上了!!!!

佐助也有这么气色的样子????

六道仙人在上,我一定是中敌人的幻术啦!!!!

『别在我脑袋里吵啦鸣人!偷看别人谈恋爱会被驴踢的说!』

面麻的声音再次轰炸在鸣人脑内。


评论(14)

热度(110)

  1. 斑酱beezzii是个传染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