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ezzii是个传染源

斑中心マダラマダラマダラマダラマダラ 爱金发子クラウドクラウドクラウドクラウド 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

[鸣佐]意外之缘02[面麻佐助]

鸣人没有去过忍者之路世界,也排除其他剧场版世界

699后

私设多有黑化

<01>

面麻是佐助吹自带厚滤镜啊啊啊


<02>

佐助放出了自己的忍鹰从高处探查。

“不能用螺旋丸、尾兽玉什么的吗,要求真多……”

面麻扣上了狐狸面具、拉上灰黑的兜帽,消去了个人特质,抽出了忍刀,鸣人懂了为什么它和草薙剑长这么像,原来是和佐助的情侣刀。

单手结印“影分身”,十个面麻分头出动,隐藏身形于黑暗。

“低价接手小国间的战争委托,不关心他们是哪家的大名,给钱就接。”

『这就是叛忍……吗?』鸣人第一次了解到叛忍到底在做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要挑起战争?这样只会造成更多的不幸啊!』

面麻给忍刀附上风属性查克拉,让刀刃更加尖锐,甚至能扰乱敌人的经络。

“只是受命行事,全力完成委托人的任务罢了。这不就是忍者的职责吗?”他不再理会鸣人。

刀利落地刺向敌人的要害,多个影分身像合作最紧密的小队以压倒性的优势完成了战争委托。面麻来到了大名的小城前,和佐助会和。

佐助带着天狗的面具,手中的卷轴浸染着鲜血,嗓音带上了一层倦意:“走了。”

或许那里面是……任务完成的人头证据吧,鸣人心中一沉猜测。

 

在换钱所结算了任务之后,佐助走在前,面麻跟在后,

这里是曾属于宇智波一族的茂密森林。鸣人记得,不灭的深黑天照之焰曾经在这里燃烬——佐助和他的兄长鼬在这里决战。

“团子和花,给。”面麻递给了佐助手中的袋子。佐助接过它们,对面麻轻轻点头,闭上眼转过身,不回头地往宇智波秘所深处走去了。

面麻在不远也不太近的地方靠着树等着,望着阴霾的灰白天空,视线追逐着偶尔飞过的鸟雀。

『那个……佐助是来看鼬大哥吗?』

“嗯,你也叫鼬‘兄长’啊。”

『鼬把佐助托付给了我的说。』

“动作挺快的,还见了家长诶……”

见家长什么的不是要结婚的时候出现的事吗?啊喂我和佐助是朋友,和见家长有什么关……但好像这么说也对哦,鸣人还是没有辩解面麻口中略带戏谑的“见家长”。

“佐助是除了父母外,第一个愿意用生命保护我的人。他挡在白的千本前时,我觉得他一定是天底下最大的傻瓜。我这样的人,他都愿意守护……是为什么呢?你的佐助也这样做过吗?”

『……啊,那时我也觉得他是个大笨蛋。』

“那时候,佐助就成了我最重要的人了。所以,我追着他的脚步离开了村子。”

面麻好好解释了前日鸣人问的“为什么要离开村子”。

『但是……伊鲁卡老师、卡卡西老师、樱,还有木叶的大家……也是我重要的人,我无法像你那样离开,所以我一定要把佐助带回村子。』

“伊鲁卡?不认识。班主任老师是水木,即使我是班级前三名,也很讨厌我的人。卡卡西老师很喜欢我,不过中忍考试那时教完了佐助千鸟就再看不到人影了,据说是调职去了暗部,后来再也没有联系了。樱……不如说她有点讨厌我吧,一开始是‘妖狐’传言的原因?后来我们是情敌。但现在我不希望樱和叛忍有任何交集,这样才能保护她不是吗?佐助是我最重要的人。”

『……话说我在学校的时候只是班级吊车尾。伊鲁卡老师在学校的时候一直很关照我,总是请我吃拉面。卡卡西老师没有调回暗部,小樱……哈哈哈,一直喜欢着佐助——不过我和她还有佐助都是好朋友的说!嗯!佐助也一直是我最重要的人,没办法想象没有佐助的世界!』

比友情更深厚,比爱情更牢固,比亲情还紧密,鸣人对佐助的心思纯粹得发亮。面麻不禁在心中哑然失笑,和鸣人比起来自己贪婪得多,想要把佐助全身沾染上自己的气息。

“我要实现佐助的愿望。他想要和平,以恐惧震慑大陆,决定革除世界的黑暗,那我就做他手上最锋利的剑。”

面麻语气并不重,鸣人却体味到了其中振聋发聩的决意。

『即使,佐助的做法有所偏差,或许会为世界带来——纷争,即使佐助永远不被大家理解,你……也愿意握着佐助的剑?』

鸣人说道最后有几分气息不稳,他也不明白他在犹豫着什么——成为永远站在佐助这边的人吗?

“嗯,这个世界上只要我还能理解佐助的心意就够了,我的心小到大概只能装下他了。偏执也好、疯狂也罢,我愿意为他献上一切。这就是你和我的不同吧?除了佐助,我已经斩断了所有羁绊。若有金丝笼束缚他,我就打破;若有枷锁搭在他的脖颈,我就掰碎;若有剑指向他,我就是他的盾;若世人抛弃他,我就永远陪在他身边。”

这就是……面麻的心意吗?比起他,我到底做了些什么啊……

鸣人脑子里芜杂地铺展着佐助的影子,轰鸣着佐助说过的话……

当本该是封印辉夜成为英雄的佐助在木叶的监牢被囚禁时,自己怎么能还在拉面馆吸溜面条!?

佐助曾声嘶力竭“那就把我的家人还给我”,突然闪现出了这幕回忆,鸣人的心骤然被一只大手攒紧。最后说着“赎罪”的话而走上旅途的佐助,到底是放弃了最初的心愿,还是向我妥协,或着……是我的任性?

如果是面麻的话,即使是秽土转生禁术也好,他会不顾一切地实现佐助的愿望吧。

 

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淅淅沥沥,佐助没有从秘所出来。

过了片刻骤然倾盆,雨滴打在脸上生疼,面麻从卷轴里找出了大伞撑开,佐助还是没有出来。

『佐助……不要紧吗?』鸣人有点担心。

“不要紧,我等着他就不要紧。那天他和鼬哥诀别的时候,也是这么大的雨……大概是现在鼬哥来看他了吧。”面麻注视着烟雨朦胧的秘所,撑着伞一直等着佐助。

 

佐助从那天淋雨之后一觉醒来就发烧了,现在是鸣人控制着身体,在面麻的指示下,买药、熬药、量体温……

『啊!受不了了!你这个大笨蛋,难道你只会烧白水冲杯面吗?分出影分身,帮着好好过滤药渣,然后再加水煮一次啦!』面麻为鸣人的家事苦手抓狂,『我说你这样没办法俘获佐助酱的心!』

从来没发烧感冒体质过人的鸣人,机械地按照面麻的指挥端着锅,把药汁小心翼翼地倒出。

为什么平行世界的自己既是学霸也是家事上手!?难道我真的是六道老爷爷口中的意外呆瓜吗TUT

在面麻的“教导”下鸣人终于熬好了药汁端给了伤病号。佐助一脸复杂地看了看鸣人,一口闷了苦药,继续躺着:“去把院子的结界补一补。”

这里是涡之国漩涡一族的旧居,在离大陆不远的涡潮村孤岛上。面麻那天用飞雷神之术把佐助带回来了。

学霸面麻表示他自己一年攻克了飞雷神之术,但鸣人嘛……大概要三五年吧?就此打消了鸣人说着“好厉害”想学的念头。

『走啦,佐助要休息了,去补结界。』

“……啊咧、那个……我不会结界的说。”

『你真的是个漩涡?九喇嘛有说漩涡一族可不能不会封印术,一直有在教我。』

“诶?九喇嘛还会封印术!?”

『它和两代漩涡一族人柱力过了好几十年……当然就学会了。九喇嘛说妈妈离开的时候把我托付给了它。把人类小孩托付给尾兽……也只有妈妈这种粗神经的人能做出来了……九喇嘛不讨厌和我聊天,但最近闲我话太多才睡觉去了的说。』

“……为什么九喇嘛就只和我说过想吃稻荷寿司这样的话?”鸣人觉得要和九喇嘛多多交流才是。


评论(21)

热度(92)

  1. 斑酱beezzii是个传染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