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ezzii是个传染源

斑中心マダラマダラマダラマダラマダラ 爱金发子クラウドクラウドクラウドクラウド 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

[鸣佐]意外之缘03[面麻佐助]

鸣人没有去过忍者之路世界

699后

私设多有黑化成分

前文

<01> <02>


<03>

『喂!面麻你稍微注意我也能看到——』

鸣人第二天又和面麻交换里表,他在脑内对面麻和佐助的酱酱酿酿吐槽无力了,话说这样怎么面对自己的佐助啊……

佐助撩开面麻的领口,一口咬在了侧颈上,生生咬出了血,犬齿用力,啃咬下了一块带着血的肉皮。连里层感官钝化的鸣人也能感到这份疼痛。

查克拉争先恐后地从面麻身上向佐助涌去,佐助的伤势和虚弱很快恢复,发烧也没那么严重了。

这很像佐助的朋友香燐的能力?鸣人想起大蛇丸说过的……香燐和自己都是漩涡一族的遗孤……是吧?

“好些了吗?”面麻用指尖梳着佐助后脑支棱的黑发,无视了伤口的痛楚,反而觉得“愉快”——佐助的经络游走着自己的查克拉。

鸣人已经在脑内脸红到冒烟了,刚刚他也被迫同感了一次查克拉从经脉震颤的……用亲热天堂的术语就是“快感”。嗯……如果对象是佐助的话……还蛮爽的嘛。

人柱力加上漩涡一族的体质,面麻的伤口很快就愈合了,留下了粉粉的齿痕。佐助还在痒痒的新伤口那里舔了下。

面麻翻身压住了佐助:“你的身体里有香燐的查克拉味道。”

“只是疗伤……”佐助别过了头。

“我会嫉妒。要亲亲,还要[哔——]。”

诶——!!!居然佐助就给面麻亲亲了!!!

说好的傲娇助呢……

鸣人没眼看现场版了。

 

“喂,羡慕的话,就对佐助告白啊。我觉得他不会拒绝你的说。”面麻体恤到佐助还是伤病号没有太胡闹,离开了屋子到后山给佐助喂乌鸦了。

『可……我们是朋友的说……』

“你不是说‘佐助也一直是我最重要的人,没办法想象没有佐助的世界’,”棒读了鸣人前几天的话,面麻挠着耳朵,“就这样了你还发朋友卡?或者……你不愿意给佐助告白,是有别的喜欢的人吗?”

『别的人……话说我不是喜欢小樱吗?』鸣人惊觉自己陷入三角关系,但转念一想,『啊不对……我和小樱只是同伴朋友……小樱喜欢佐助……我才是一直追着佐助的……!!!』

“是情敌啦。暴力樱是情敌,花痴香燐也是情敌,即使佐助成为了‘恶名昭著’的叛忍,也不乏对他投怀送抱的人,他天生就是一颗漆黑天幕的下明星啊……为了打败暴力樱我有找兜学医疗忍术,为了打败香燐我有研究漩涡一族的秘术……”面麻一下洒出了手里的粟米和花生碎。乌鸦们一点也不怕他,扑腾扑腾就飞来了,想必是和面麻很熟吧。

“作为木叶忍者的四代目之子与漩涡后人,未来的妻子从千手之类的亲族里面选出吧……和佐助……嘛,不太可能了。”面麻在一旁说着风凉话,他在恶意地挑动鸣人——同样被佐助吸引的“我”、却朝着火影目标努力的“我”。

『我说木叶不是自由恋爱吗?』

“那是对普通人,你是普通的炮灰忍者吗?妖狐之子可是村子的‘王将’,总是和叛忍牵扯不清……不满的人有很多吧。最好效仿初代目火影,亲手杀死村子头号的叛忍宇智波斑,将声望提升到顶峰——那时成为火影,将是众望所归。”

『……说实话,不是很明白你在说什么,‘众望所归’是很多人想要回家……吗?但佐助是我最好的朋友,这是谁都不能改变的事实。我觉得你比我要厉害的说……要是我也和你一样一直跟在佐助身边……』

大笨蛋,和我一样,和我一样成为叛忍吗?还是和我一样跟在佐助身边?面麻在心里嗤笑了一声:“我……也不是一直都跟在佐助身边,鹰小队才是和他呆在一起时间最长的。”

 

面麻在涡潮村家里的挂历上写下了任务中的留言,带上了佐助捏的木鱼饭团出门,一路往北边走。

“说起来,这个任务是木叶的日向日足秘密发布的,救回被抢到月球上的宗家公主。”

『……为什么要向你委托,你不是……叛忍吗?这种事是应该木叶的小队去做吧?』

“忍界大战还未正式结束,木叶哪有闲心去管日向花火——这就是村子的一贯风格,不是吗?为了保护更多的人,牺牲到某一个、两个倒霉蛋。”

不想再和面麻纠缠这些事,或者是面对面麻的话,自己也找不出什么有力的理由反驳他,鸣人安静下来了。

面麻通灵出了忍鹰,站在鹰背上用斗篷挡住凛冽的风,往情报卷轴上所指而去。

『佐助的鹰?』

“是啊,我们可是感情好到共用通灵兽了嘛。羡慕?”

『……羡慕。但是蛙老大不会介意吗?』鸣人决定以后要向佐助……至少要一只他们专属的联络鹰吧!

“蛙老大?”

『是妙木山的文太!』

“……妙木山?三大圣地之一的蛤蟆一族?不认识的说。除了佐助的鹰,我没有别的通灵兽了。”

『自来也老师没有把契约卷轴给你吗?』

“我没有拜传说中‘三忍’为师的小樱还有佐助LUCKY。自来也不是我的老师,我只是他的书迷的说。”

『……难怪没有在你身上感觉到使用仙人模式的感觉。』

“仙人模式?听起来很炫诶,对[哔——]什么的有帮助吗?”

『……不知道!为什么面麻你满脑子都想着这些奇怪的事啊我说!』

“这可是为了我和佐助酱的幸福啊!”

 

『喂!我、我感觉到雏田的查克拉了!』

“……雏田?”面麻指挥着鹰降落,看到了雪地上负伤行走的雏田。

“诶……面麻君?”

面麻手上凝聚起绿色的医疗查克拉,顺手把雏田手臂上的伤口愈合了:“没有同伴一起吗?”

“……”雏田低下了头,“就我一个人,我在……找花火。”

“真巧,我也在找花火。”

“诶?面麻君……为什么……”

“是日向日足先生暗中拜托的。”

雏田鼓足了勇气,重新抬头看着面麻:“不介意的话,能一起……吗?”

“我倒是没什么介意的,不过,我可是叛忍,没关系吗?”

“没关系,只要能把花火带回来……没关系的。”雏田握着缀有粉色挂饰的苦无,看着自己曾经暗恋过、而后因为身份立场,不得不放弃这份悸动的面麻。

 

是幻术,光泉里是不太高明的幻术。

这里是忍者学校,对面麻来说,除了能每天见到佐助值得期待,其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留恋。

“如果明天是地球的末日的话,想和谁在一起呢?把想陪在身边的人的名字写在纸上……”

面麻和鸣人站在课室的走廊里,但并没有引起回忆场景中人们的注意。

还是幼年的面麻很快动笔,在纸上很快写下了“佐助”,心满意足地抬头,看到了旁边小樱的纸上也写着“佐助”。

“无聊……”佐助瞥到旁边两人又因为这种鸡毛蒜皮飞着眼刀,把自己的纸片折了起来。他的纸片上写了简单的几笔——“家人”。

和佐助隔了窄窄走廊的是雏田,她的纸片上写着“面麻”。

“雏田君……我这样的人……”面麻很快解开了幻术,也帮忙唤醒了雏田。

“面麻?”她的脸有点红。

“看到了,那个纸片。谢谢你哟,但是……抱歉。”

“……是佐助君吗?”

面麻点了点头,带着她继续往光泉深处走去:“佐助啊,最喜欢了。”

得知雏田暗恋另一个世界的自己“面麻”、还有面麻直白地说出对佐助的喜欢,两重刺激下,鸣人倒没有再和面麻唧唧喳喳,难得安静了下来。

所以这边的情况是,雏田→面麻、面麻→佐助、佐助→面麻、小樱→佐助、香燐→佐助……太复杂了啊我说!佐助酱无论在哪里都那么受欢迎诶!鸣人陷入了这个世界,还有自己那一边,各种复杂的名为“喜欢”的漩涡。

 

往天际卷曲的海面,和地底的人工太阳、过分安静的大地,都昭示着这里已经不是“地球”。

“舍人……把花火还给我!”

“雏田,和我结婚吧。”

???不是很懂这个白发仔青光眼的逻辑,面麻决定先打他一顿再说啦。


评论(4)

热度(63)

  1. 斑酱beezzii是个传染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