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ezzii是个传染源

斑中心マダラマダラマダラマダラマダラ 爱金发子クラウドクラウドクラウドクラウド 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

[鸣佐]意外之缘04[面麻佐助]

鸣人没有去过忍者之路世界

699后

私设多有黑化

<01> <02> <03>


<04>

白发青光眼仔抢走了雏田,但这是面麻和雏田约好的战术。雏田身上留下了飞雷神印,面麻通过印记能够找到舍人的所在。

在月球内部的城镇里探查了一番,没有收获什么结果,面麻感应着飞雷神印记,乘着鹰往人造太阳内出发了。

面麻披上了九尾查克拉的外衣,直接用尾兽玉轰破了人工太阳的表面。

 

舍人太缺乏实战经验了,面麻没遇到什么大麻烦,仅仅使用影分身就把他骗过去了……大概是月球上没有过影分身之术吧?

等到通道那里的傀儡给舍人报信,雏田和花火已经被另外的面麻影分身带着一路沿着飞雷神回到了地球。

暴躁的舍人开了大buff吸收了“转生眼”,开了不知道是啥查克拉模式,和面麻本体在月面对轰。

“漩涡面麻!”舍人咬牙切齿地看着抢了自己未婚妻的人,“为什么!既然喜欢着别人不能给雏田幸福,还要从我这里抢走她!”

说得好像雏田就喜欢你一样……面麻和鸣人一起在脑内吐槽。

“雏田之前又不认识你,遇到莫名其妙的瞎子抢了妹妹的眼睛,还说要娶自己……正常人都不会答应你这种变态的求婚吧?”

“我作为大筒木一族唯一的继承人,将要实现羽村的意志,改变罪恶不堪的地之忍,雏田怎么可能不喜欢我?”

没救了啊重度中二青光眼仔,面麻一巴掌糊了过去。

但出乎面麻预料的是,舍人一个绿色查克拉球轰掉了和月球和地球的连接口。

……

……

飞雷神再厉害,也不能跨宇宙,从月球飞回去啊……难道我一辈子要在月球上终老没有佐助酱的陪伴了吗!

面麻爆了查克拉,一拳把舍人打飞在了岩壁上挺尸:“不想死的话,就快把我送回地球。”

 “……不愧是羽衣的后代,不过也只是如此了。”黑绝冒出了头,包裹住了舍人,操控着他的手结下了诡秘复杂的印,九喇嘛的查克拉从面麻身体里被拖出,外道魔像被召唤出来渐渐睁开了最后一只眼。

 

辉夜姬以虚弱的不完全状态复活,忍界联军封印了半成品十尾人柱力带土,只不过是把装载了八只尾兽的外道魔像空壳反通灵回了月球。九尾人柱力面麻一直躲在暗处——大概是某处仙人之所,晓始终找不到他。

直接在十尾封印之所月球复活母亲,还有纯度更高的大筒木直系后裔身体,是更好的选择。

黑绝今天也在努力地复活母亲。

 

被强制抽离九尾查克拉的面麻,脱力跪在了地上。他的意识也跟着渐渐抽离,眼前所见越来越模糊,只能见到舍人的身体逐渐被巨大的查克拉包裹,变成了壁画上卯之女神的样子……

『面麻!面麻!——』

鸣人的呼喊也离他越来越远。

想要见到你,佐助。

哪怕是走马灯的幻影也好,想要见到你。

人柱力被抽出尾兽就会死,即使是听你的话,躲在鹰仙人之地一年躲过了大战,最后也逃不过被剥夺人柱力的结局吗?

死在孤独的月球,是件很悲伤的事啊……

 

伊鲁卡见鸣人今天没有如约来到忍校补习成为上忍、乃至火影的理论知识,和鹿丸等了好一会儿也没见到人影,决定去鸣人的住所找他。

推开了鸣人家的窗子,伊鲁卡和鹿丸进了房间,发现鸣人睡在床上呼吸微弱——并不是正常的睡眠状态。“怎么会晕过去了呢……难道是学习上忍理论知识对他真的太困难了吗……”两人赶快把鸣人送到医院。

“奇怪,身体没有任何损伤,却没有醒来吗?”作为医疗首席的小樱也不知道鸣人出了什么问题,对得知鸣人不明昏迷赶来的六代目卡卡西说到。

探测脑波的仪器哔哔发出了声音,鸣人这时候却睁开了眼睛。

重新睁开眼的不是鸣人,而是面麻。

“佐助……”

够了啊,一睁开眼就说着“佐助”,我们知道你和佐助是“好朋友”了喂!

“大概是……睡太沉做梦遇到佐助了?”小樱只能这样猜到。

面麻躺在医院里带上了虚弱buff,肚子里封印的九尾几近消失:“我不是鸣人,我是漩涡面麻,九尾被抽走了。”

“被谁抽走了?”卡卡西沉下声音,九尾的事必须是保密,连顾问也不能知道这事。

“大筒木舍人,不,卯之女神。”

“……卯之女神已经被封印了。”

“卡卡西老师,还是让佐助君回来看看吧……”

 

在病房休息的面麻向卡卡西要了《亲热动力》来解闷。

“面麻啊……你身体还在虚弱期,看这本好吗?”卡卡西有点犹豫,还是从忍具包里把书拿了出来。

“没关系,我可是能够用大脑[哔——]的忠实书迷。”

作为火影参谋的鹿丸,秉着了解六代目的意思,曾经用了半包纸巾看完了自来也的巅峰之作《亲热动力》,看着面麻君能够面不改色翻看这本书,不由得生出了一股迷之敬佩。

还好鹿丸和卡卡西不知道亲热系列的终稿誊抄很多是鸣人做的。

 

作为英雄的自己,受到朋友的信赖,而不是作为被人憎恨的妖狐之子。让别人的想法倒转是非常难的事,鸣人是怎么做到的?从这点来说,非常很了不起。

“面麻,今天想吃什么?”鹿丸作为知晓内情的人,被卡卡西派来医院陪床了。

“佐助捏的木鱼爱心饭团还有新鲜番茄汁。”

“……没有这种东西。而且,这些不都是佐助喜欢的吗……”真麻烦……杯面和一乐拉面中毒的鸣人,果然他不是鸣人,是竹笋面麻,鹿丸还是拜托影分身去买了便利店饭团和便当。

“佐助喜欢什么我就喜欢什么。”

“哦,因为你们是朋友嘛。”鹿丸下意识摸了摸裤袋里的烟,但想起是医院,还是放下了。

“不,我和佐助可不是朋友那么简单。”

“啊啊那就是最好的朋友吧。鸣人可是每天都这么说,耳朵都听出茧子了。”不能抽烟鹿丸就先倒了杯水。

“佐助是我男朋友的说。”

“那不也是朋友吗——咳咳咳咳,”鹿丸差点窒息,“男朋友!?啊、嘛……也……可以理解……男朋友……”

门外的佐助敲门的手僵住了,说好的我们是朋友呢?

小樱正从楼上办公室下来:“怎么不进去?佐助?”她推门,鹿丸还在咳刚才呛进去的水。

 

“飞雷神之术理论上是能用……但是我已经没有九尾庞大的查克拉了。”

“加上我的百豪之印?”小樱拧了拧手腕。

“即使是到了那里,但根据面麻的情报,辉夜可是吸收了完整的九只尾兽的完全体,和当时鸣人身体里还剩半只尾兽的情况不同,胜算……”鹿丸想让第七班三个人冷静一下。

“事到如今,我也不可能等着鸣人在那里独自作战。樱,还有……面麻,试试吧。”

百豪之印发动将查克拉灌注到面麻身上,面麻再和握住佐助的手结印感知空间坐标,打开了时空间的漩涡。

面佐夫夫,和鸣佐夫夫挚友,再加暴力医疗,应该能KO卯之女神吧,鹿丸看着面前空掉的病房,吃起了自己影分身带回的青花鱼便当。


评论(3)

热度(60)

  1. 斑酱beezzii是个传染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