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ezzii是个传染源

斑中心マダラマダラマダラマダラマダラ 爱金发子クラウドクラウドクラウドクラウド 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

[鸣佐][完]意外之缘05[面麻佐助]

鸣人没有去过忍者之路世界

699后

私设多多多

前几天把乱写的大纲丢上来我的锅……重写了……

<01> <02> <03> <04>

<05>

曾对这个世界怀着爱。

 

『佐助,听得到吗……我最喜欢、最喜欢你了。』

 

佐助独自走在神树遗迹的无人区。高浓度的查克拉使这里树木不生虫鸣绝迹,失去了查克拉的人类也无法在此处生活,除了他,除了佐助——除了这个世界上唯一保留着查克拉的人。

查克拉被神明收回了,当然也有人说,是恶魔夺走了世上的查克拉。

他手中握着三支向日葵,奢侈的结界笼罩着它,仅仅为了保持不败的盛开向阳之姿。葵被轻轻放在了神树的残根之下,他略显疲惫地坐了下来,眼底有散不去的青黑,但皮肤却一点也不似他的年龄该有的沧桑,皱纹啦一概没有,只像二十岁的年轻人熬夜了一样。

身体怎样折腾都好,反正不会有“质”的损坏——不会衰老生病、也不会透支——连同查克拉,大概是面麻送给他的最后一份礼物,也是最残酷的一份礼物。甚至他被死亡之神拒绝,多年的旅途中偶有重伤濒死,但似乎总有人把他从生与死的边界拉走——大概是面麻吧,是面麻为他驱散了死亡不怀好意的窥视。

但面麻早已离开了他。

 

曾经有做所有人的敌人以达成暂时和平的“野望”。但随着不公平的起源——查克拉的消失,随即尾兽、忍者这样的存在也消弭,“野望”本已应达成了。

神明缴走了人们名为查克拉的“武器”,没有谁再具备徒手升起火焰、放出雷电、制造水源的特殊,但世界上的纷争仍然不断。

没有了查克拉,人们还可以从矿石中提取金属制造出刀与枪炮。

——也该放弃努力了吧,这个世界怎样都好。

佐助背靠在神树的树墩上(即使只是树根,也足有二十多米高),散漫地将目光落在夕阳上,黄昏的余热将他的额头蒸出了一层汗水,这个夏天比寻常年份要长。

 

面麻,你到哪里去了……

即使是尸鬼封尽这样涉及神明的封印术,也不过仅仅是把灵魂与死神交换,总还有遗体留给活着的人惦念、或者“死心”。

你在何时何地学会了如此令人绝望的封印术呢?翻遍了涡潮村的残本、借助大蛇丸的知识、甚至忍村的藏书,也不知道你是怎样封印了辉夜,身体与灵魂又去了哪里。

如果你用了尸鬼封尽,我大可以召唤死神,用须佐能乎的神剑威吓他还给我你的灵魂;如果你的灵魂在冥界,我也大可以用秽土转生将你召唤来,牺牲轮回眼的瞳力换给你一幅活人的躯体也再所不惜。

但是它们都失败了,我只能推测,你或许并没有真的,而是以另一种我所不知的方式活着——那么你到哪里去了呢?

在天外封印卯之女神辉夜,但除了我、大筒木舍人,或许还有送你回来在另一个次元存在的第七班知晓你成为了英雄,这世界上竟无人知晓曾有名为“面麻”的人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拯救了世界。

就让辉夜毁灭世界,哪怕是我和你在月面共赴黄泉也好。

一个两个都是这样,鼬、面麻,傲慢地不经我的同意,任性地认为我会幸福。

徒留我在没有你的世界随波逐流。

 

佐助闭上眼回想着当时,希求从中找出什么忽视的细节。

第七班和六道仙人作为旁观者在精神的次元里远观这场战役,六道仙人认为这是世界产生的“抑制力”造成,现实世界不能容下第二个鸣人、佐助和樱的身体。

佐助和面麻接过了六道仙人的封印力量。

“可恶,我就什么都不能做吗……”鸣人空拳向下一挥,无奈此刻无能为力。

面麻已经从这里离开,回到到了自己本来的身体上,虽然绕了很多“远路”,但还是和他的佐助一起,和辉夜战斗着。

六道仙人安慰着鸣人:“那是他们必须自己走的路。”

 

面麻与佐助情况算不上好。

重新睁开额间血红之眼的女神将月球变成了自己的主场,一步一步向面麻与佐助逼近。

“你怎么会来这里……很危险的。”

“鹰仙人把我通灵到你这里,”佐助冷哼了一声,“你一个人能对付她吗?”

“……大概有办法吧,”面麻身体包裹着一层佐助从未见过的力量,目光炬炬直视着辉夜,“我说……干完这一票,我们就回家。”

面麻上前一步挡在了佐助身前。

既不像查克拉、也不像仙人之力,只是单纯的力量,面麻带着比拟创世的力量向辉夜袭去。

回忆就此结束。

佐助想不明白,自己左手掌心六道仙人给予的月之印至今都没有消失。也就是……面麻独自抛下自己使用了封印术。

为什么他要这么做呢?

一切沉寂之后,辉夜被盛大的白光侵蚀殆尽,连辉夜的附身舍人也消失不见。自己在月面寻找了面麻一周也毫无结果,等到随身携带的食物告罄后,才使用轮回眼开启了空间通道回到了地球。

后来又往返了地月一百次?还是两百次?

无功而返。

地上渐渐冒出了粘稠的黑色物质组成了人形,佐助按上了身后侧的草薙剑。

——这是复活辉夜的意识物吧?

“如果……我们都想要复活所爱的人呢?”那黑影沉着低哑的喉音诱惑着,“我的母亲和……你的漩涡面麻,都还没有真正离我们而去。”

黑影自称“绝”,开始慢慢说起了一些关于神树的故事。

 

人类、忍者、神树、查克拉、辉夜……到底是什么呢?

以外星的生命之力为食一族的天外来客辉夜,对上大地意志与生命的化身神树,被神树诱惑、被“绑架”意志当做封印牺牲品的面麻。

“仅仅是你和面麻靠着羽衣的小伎俩无法完全封印我的母亲。”

“神树想要完全杀死我的母亲,便把力量交予了面麻,让他代行无法承受的力量。面麻并没有去,而是和我的母亲一起被封印入了神树的深处。”

“如今神树收回了力量——你们称为查克拉的东西,不再呈现实体身躯,即使是我的母亲复活也无法再夺得神树之果,或许,她会不再具有什么特别的力量,而仅仅再次化为宇宙中一个普通的生命。你也能从神树意志中找回面麻。反正你和我还有很长很长的时间……”

 

佐助闭上了眼,大概要忙碌好久好久了。

反正已经没有比现在更坏的情形,最坏不过是追寻着你的脚步来到你身边,这也并不是令人伤感的事。

——将无尽的生命与轮回之力赋予我,阻挡神树收回我的力量,又期待着……

——果然还是放不下我,是爱着我的吧……面麻。

 

——————————

 

当时盛大白色光辉甚至把六道仙人、第七班那里照耀得一片白茫,什么也看不清。

等第七班重新醒来,已经在木叶的病房了。鹿丸一个人在阳台上通风抽烟,把烟灰抖在便利店便当的盒子里:“回来了?这么快……”

“离我们走时过了多久?”樱也不追究鹿丸在医院阳台点烟算不算打擦边球了。

“半个小时左右吧。”

鸣人一个人在房间里来回踱步:“面麻、面麻怎么样了?”

“谁知道,”佐助拨了拨头发,重新遮好他的轮回眼,里面的勾玉少了一些,消耗了一些瞳力让他有些疲惫,“九尾的封印没问题?”

“我倒是没事啦……”鸣人虽然还担心着面麻,但也只能放下这事,该重新回到自己生活的正轨了。

 

鸣人这几天心情不太爽利,同期朋友见他没什么精神也不打扰他,只知道他一有空就坐在颜山上远眺村子的风景。

『……确实是很不错的村子,很漂亮。』面麻在鸣人脑中看着眼前和自己记忆中大不相同的村子,他的世界里也发生了佩恩摧毁木叶,但重建的村子他并没有回去见过。毕竟是叛忍,或许还有点……近乡情怯,倒是路过旁边的短册街好几次。

——鸣人想让我多看看“家乡”,或许我从心里面,也并不讨厌木叶村……吧?不过现在说这些太晚了,只是徒然。我已经……

“卡卡西老师说,这里隔不了多久就要施工了,颜山上要建许多闪闪发亮的摩天楼群!”

『是时尚的公寓楼吗?』

“唔……大概是吧,像火之国国都最新建的那种楼一样!”

『我说高层的景致超棒,只要有城市里的任务,佐助都会订星级酒店的最高层——在最高层的落地窗前[哔——],感觉[哔——]!』

要是旁人来看,鸣人的嘴摆出了少见的へ字:“佐助……”

『啊……难不成你和他现在还只是‘朋友’?』

“嘛……那个嘛……”

『动作真慢啊……难不成你要等到有一天佐助身把所有的目光都投到不认识的女人和讨厌的小鬼上,和你只在正月的时候偶有寒暄,平时两人天南地北再也见不到面,你还安慰自己‘我们是朋友’?我可受不了这样……』

“可是……女孩子的话……小樱还喜欢着佐——”

『——够了啊!』面麻的气息断线一般弱了下来。声音中带上了……泪水涌出却用意志遏住的鼻音,鸣人屏住了气。

『别像我一样……别像我一样……还没来得及和佐助过完一生就再也见不到他了……至少……我还想再和佐助说一次喜欢……鸣人你不明白吗我已经……我已经不在……』

从这之后,鸣人再也听不到面麻的声音了。一切都只像十七八岁的少年做了一场荒诞不经的梦,梦里自己化身漩涡面麻喜欢着宇智波佐助

 

今天是佐助启程的日子,天还蒙蒙亮连早点铺都还没开,鸣人却冲到了佐助的家里——偏僻的、破旧的、被认为是阴森鬼屋的宇智波老宅。佐助正在收拾简单的包裹,准备离开村子继续自己的旅途。

“佐助!可以成为我的家人吗?”

没有料到鸣人的意外性发言,佐助稍微愣住了:“今天又是怎么……了?”

鸣人从衣袋里拿出了一条项链,橙色的漩涡状查克拉结晶坠在上面,不由分说就把项链套在了佐助脖子上,好好把项链压在了随着佐助年纪渐长逐渐温柔的黑发下。

“我想、我是喜欢佐助的……所以不要像面麻一样离开我、离开他的佐助……佐助……最喜欢、最喜欢了。”

“你才是不要像那个什么面麻,”他摩挲着带着鸣人体温的挂坠,也学着那样,手中凝聚起了靛蓝色的查克拉结晶,一只手也把它利索地穿在了绳上,“嗯……拿去。”

“佐助……同意……家人……?”

佐助的耳朵通红,很小的声音念了句“笨蛋吊车尾”。

鸣人一把揽过佐助,把头埋在佐助的肩上,鼻子贴着他贴身的衣物布料,从中汲取着独属佐助的清冽气味。他有点明白面麻为什么像痴汉一样,包里始终带着件佐助的衣服。

“佐助……最喜欢、最喜欢你了……”

鸣人喜欢着佐助

 

『佐助,我也最喜欢、最喜欢你了。』



评论(2)

热度(73)

  1. 小团扇💋beezzii是个传染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