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ezzii是个传染源

斑中心マダラマダラマダラマダラマダラ 爱金发子クラウドクラウドクラウドクラウド 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

[FF7][SC]最终的重聚04

“你杀过人吗?”

萨菲罗斯把实验室合成失败的小颗魔晶石当做弹珠,把它们抛在手上碰得叮铃作响。克劳德不知道发问的萨菲罗斯想让他回答什么,杀戮对谈?他只好点头。

“是件令人恐惧的事吗?”

“……开始会吧,后来就那样了。”好歹我也是雇佣兵,怎么会恐惧这些事,克劳德照实回答。但好好回忆,作为稚嫩的士兵初次杀死人或魔兽、脚陷在血污的泥泞里打扫战场、彻夜地无法入睡……已经记得不很清楚了。

“应该感到恐惧吗?”

萨菲罗斯青绿的眼眸此刻只像一只野兽——披着人形皮囊的野兽。只问出“应不应该”恐惧,也就是他并未感到恐惧?与常人大相径庭。

“应该。”克劳德想换一个话题。

对面的男孩也看出了克劳德眼神中的回避,问起了别的:“克劳德是尼布尔海姆人吗?”

他是怎么知道的?难道他已经获得了未来正牌萨菲罗斯的记忆?

“我知道星球上几乎所有的口音,算是学习内容。”萨菲罗斯解释了一下,“尼布尔海姆是什么样的地方?科研部规定我不能离开这座公馆。”

“山里的一个镇……罢了。”对尼布尔海姆的回忆并不丰富,小时候就不太喜欢出门,唯一关系好一些的朋友只有蒂法,镇子上的风俗也只是略知一二,克劳德无法回答更多。

萨菲罗斯的生活极为单调,自学图书馆的书本与泡在模拟训练室两件事构成了他全部的生活。不会想玩一玩吗?即使是士兵的训练,也会隔几天休假一次。

但恐怕他完全不知道玩耍为何物吧。

克劳德在萨菲罗斯后方,受到萨菲罗斯的邀请,见证他是如何屠戮着面前的一群虚拟敌人。

屠戮而已,称不上战斗。

野兽只懂得为生存而屠戮,人类才会懂得为输赢而战斗。

萨菲罗斯并不介意受伤,或许他对自己百分百继承杰诺瓦的超速再生体质有信心,但他不恐惧疼痛吗……敌人的刀与子弹打在身上竟然没有一丝迟缓继续向前,又或许他习惯疼痛了。

他没有任何的招式,克劳德这么多年在星球上走南闯北见识也不少,竟连一点剑法模式也不能从萨菲罗斯身上看出——那是完全在杀死与被杀间磨砺出的战斗直觉。

难怪他是无法战胜的。

克劳德又突然很沮丧了,如果前方对他完全露出后背的幼年萨菲罗斯长大,就像是被注定了一开始就无法拥有幸福、悲伤之类为人的意义。

萨菲罗斯不该是只懂得杀戮生存的野兽,不是天降灾厄杰诺瓦的工具,更不是妄图成为神明而朝着自毁根源的怪物。

银发的将军是众多神罗士兵精神的引航,是自己的——

一个敌人借力翻到了萨菲罗斯身后,直直地将要将刀插入他的后背。下意识地,克劳德抽出身后的刀上前解决掉了敌人。

“谢谢。”

呢喃出了一句几不可闻的感谢,萨菲罗斯就像被抽掉了底座一块砖头的墙——斗志完全垮塌。神思仿佛飞到了万里远的晴空,闪耀着魔晄光辉的宝石眼瞳里只倒映着高远的云片,他躺在模拟投影而出的战场上,躺在虚拟敌人倒下横七竖八的身体间。

再也不关心未来似,将现在面对的一切交给了他身后的克劳德。

克劳德三两下解决了敌人,光幕升起眼前的战场消失,只剩下冰冷的实验室照明和嗡嗡的机械运作声作为单调背景。

十五六岁就开始在远征战场上出名的萨菲罗斯是奇迹。

克劳德无法理解萨菲罗斯如何用短短几年从眼前有些崩溃的少年状态,快速转变为温和有礼的楷模。

“你……到底是谁?”萨菲罗斯用短刀撑起了身,直直地盯住克劳德眼眸,发现了其中微弱的绿色魔晄颜色。他还在压抑着什么牙关咬得死紧:“为什么要来到我的身边?”

杰诺瓦细胞即使被打碎得七零八落,最终也会重聚。

萨菲罗斯与克劳德,没有什么能完全阻止两人的重聚。

真奇怪,明明一直是你在追着我,现在却问着我为什么要来到你身边,为这有趣的问话克劳德忍不住露出了微笑。

——为什么?大概是有些寂寞了。我……不是一个人,但朋友们终会踏上他们自己的旅途。Runion是我无法逃离的结局……吗?克劳德向萨菲罗斯伸出了手。

 

再次醒来时眼前是一望无际的星空,克劳德回神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摸索到了手边陪伴自己多年的刀。

“和曾经的我玩得开心吗?”

“——!萨菲……”

“看来你很满意那份见面礼。如果你比较喜欢小孩子,早说不就好了,拟态能力对我不过是雕虫小技,继女装之后的又一个爱好也不是那么令人震惊……”

六式中最小的那把刀嗡地蜂鸣被扔出擦过萨菲罗斯的耳边,非但没有引起萨菲罗斯的反击,却让他低声地从胸腔里闷出了停不下的轻笑:“承认吧,克劳德,你对我有——欲望。”

克劳德则是懒得跟他绕口舌,大概也知道自己说不过对方吧。

“这是哪里?”克劳德从兜里拿出PHS却发现已经早就没电黑屏了。

萨菲罗斯顺着回答:“尼布尔海姆山脉的某个山顶。”

克劳德把刀插回背上的鞘自顾自往山下走去了。

“你知道路吗?”萨菲罗斯把落在他身边的副刀捡起来扔回给克劳德。

接住了副刀,克劳德干巴巴地回了句:“不知道。”

“就走着去?不要车?”萨菲罗斯跟在克劳德身后走。

“……没钱买车。”

“我可以召唤出一辆和你的芬里尔狼一模一样的车,求我如何?”通过lifestream知晓了星球知识的萨菲罗斯表示制造类似Weapon那样实体物很简单。

克劳德从衣袋子里摸出了那颗不常用的魔石:“Chocobo Lure——”

却一点回应也没有。

这种没有丰美野菜的地方怎么会有陆行鸟嘛。

 

还是萨菲罗斯引路到了尼布尔海姆镇的边上,能看到高速路的路灯亮光了。

克劳德就近找了高速休息站的旅店,他才不会说是因为看到了旅店招牌下的神罗标志,自己又刚好有神罗员工卡可以免费住宿才进去的。

“已经是正式的1ST了吗。”萨菲罗斯换上了斗篷和兜帽遮住了自己显眼的银发,跟在克劳德身后。他看到了刚才克劳德用的员工卡,和他以前的那张几乎可以刷遍米德加的卡一样,只是名字、照片和编号有区别。

“我可从头到尾都没有向神罗提交过辞呈。”鲁弗斯也没那个胆子开除我,克劳德拿补发给他的员工卡用得毫无压力,当然能省一笔就要省一笔,他拿着最好套房的金色开门卡。

随着魔晄的停止使用,神罗的特种兵早已消失在历史中,只剩下普通的士兵。

萨菲罗斯反手带上了门,颇有闲情坐在了柔软宽阔的皮凳上。

“如果你要再次向星球做什么,我会再次把你打回lifestream中。”克劳德把刀放在桌子上,桌子却快要承载不住刀的重量发出了刺耳的咯吱声,他只好又把刀平放在了地上。

“别误会我,我现在哪里有什么杰诺瓦的意志?我从lifestream中再生,知晓的是星球的意志。倒是克劳德,你现在才是现世最完整且强大的杰诺瓦之子吧,全身充满Sephiroth细胞的——我的人偶。”

克劳德哼了声,直接反驳:“lifestream被杰诺瓦的东西污染了,别说这些鬼话敷衍过去。”

“别把星球想得太羸弱,也别把杰诺瓦想得太死板。星球终有一日吞噬杰诺瓦,或者杰诺瓦无力再复活选择与星球合作,你怎样想都好,但这些都不关我的事,我只想要——你。”

“妈妈的不孝子啊,萨菲罗斯。”克劳德讽刺着萨菲罗斯,转身去找充电器给PHS充电了,他做好了屏幕亮起连接上旅馆的无线网络后,传来的新消息提示爆炸。

“杰诺瓦,完成了她交予的重聚任务,也获得了星球的力量,我可不再亏欠她了。至于所有生灵的母亲星球,她是位十分宽容的母亲,从未对孩子们有什么要求,只要不去提取魔晄资源就谈不上不孝。露克蕾西娅,没见过她也不知道她怎么想,不过也不会对我提出过分的要求吧。”

满嘴跑火车,克劳德划拉着PHS屏幕听着萨菲罗斯解读母亲一词:“原来你还是记得自己的母亲是露克蕾西娅女士……”

“星球告诉我的。”

“嘁,lifestream的好儿子。”

 

克劳德暂时好好睡了一觉,醒来发现萨菲罗斯已经在外厅边看电视边吃早餐了,一幅享受的派头看着让人不爽,他怎么这么快就恢复了闲适的日常状态?那自己在这里紧张兮兮还真是显得蠢。

自顾自地洗漱完,克劳德拿起充了一晚满电的PHS,给鲁弗斯发了封简单粗暴的邮件,写着“任务完成”。

他随便在一楼的快餐店吃了汉堡,背着刀沿着高速路走,他还要去挖他的车。

转过头去看萨菲罗斯跟上没有,克劳德却发现他的好将军又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没那么高、头发没那么长,穿着特种兵日常训练服的萨菲罗斯,比之前年轻一点的样子。

“更喜欢我这个样子吗?完全按照你回忆中的那张参军宣传海报的照片……毕竟我早就忘记萨菲罗斯原本是什么样的相貌了。”

你什么样子都讨厌!克劳德发现现在萨菲罗斯年龄调回稍年轻时,魔晄眼里是一股未驯服野兽的浓厚气息,不知道他下一刻是喜是怒、是无恙还是受伤。


评论(12)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