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ezzii是个传染源

斑中心マダラマダラマダラマダラマダラ 爱金发子クラウドクラウドクラウドクラウド 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

[FF7][SC]最终的重聚06

萨菲罗斯借口他自己通达人情,给回到故乡的克劳德放探亲假。

反正自己现在的菜鸡实力也什么也做不了吧,克劳德削着土豆皮帮母亲准备炖菜烧肉大餐——他请扎克斯来家里吃晚餐。

他母亲把切得薄薄的茄子片摆成一圈放在盘里,还顺便往上撒着干香草碎:“在米德加还过得顺利吗?”

闻到了久违的香草味,克劳德蹙了蹙鼻子,他一个人住时从来不会准备这些复杂的调料:“还好。认识了扎克斯,是我最好的朋友,也算是我的上司,平时很照顾我。”

“那今天要把菜做得更美味才行啊……扎克斯能吃很多吗?”

“嗯,他比我吃得多一些。”

“但妈妈已经不知道克劳德现在饭量有多大了,参军之后肯定不再是那个只吃一点的小陆行鸟了。”

“我不是小陆行鸟啦!”

“那就是大陆行鸟。反正多做些吧……”

克劳德嘴上应答着母亲的闲聊,脑子里却全在想萨菲罗斯的事。

这次他不会再发神经烧掉小镇了吧,那他会怎么对魔晄炉深处放置的杰诺瓦?虽然萨菲罗斯刚才发了信息给他,说会妥善处理——这先放在一边,萨菲罗斯又是从哪里弄到了自己的PHS号码?

……应该是从扎克斯那里。

可不想被他的短信骚扰啊!克劳德把土豆放下,拿出PHS有些生疏地按着键,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把萨菲罗斯设置成黑名单成员,但只删掉了他刚才发来的的短信。

一下子从触摸时代退回按键时代超不习惯的。

自己只是因为机缘巧合将萨菲罗斯甩下了魔晄炉,被迫注射了萨菲罗斯细胞增强实力才得以打败他。而现在自己则是完完全全的弱者,连普通列兵的装备都有些嫌重,恐怕萨菲罗斯不会把自己放在眼里吧?

克劳德听着母亲说镇上和自己同龄者的近况,有去别的地方做买卖的、有留在镇上继承父母职业的……自己呢?萨菲罗斯不再有召唤陨星的疯狂,自己的日子应该会按照常理发展了吧,比如像平常人那样考虑未来工作什么的。

在神罗军队里已经度过了两年,再过两年就兵役期满,凭自己的实力大概也无法续签,退伍之后做什么呢?

雇佣兵是不行啦,克劳德本身不喜欢这有点血腥的苦差事,快递员的话,曾经他只是找个借口能去分散在天南地北的朋友那里看看。

不止要养活自己一个人,按现在的情况未来还有妈妈要照顾。

唔……机车修理技师!好像还不错嘛。那……陆行鸟饲养员也不赖。

完全把特种兵的选项抛在脑后,天马行空地设想未来可以做什么工作,趁妈妈不注意克劳德偷了一小块准备撒在锅里的羊奶芝士碎。

“克劳德!又偷吃了!怎么和小孩子一样……亏我刚才还觉得你在军队里变成可靠的大人了……”

即使是特种兵经验者也逃不过妈妈的眼睛,双手僵硬地把盘子放回原处,克劳德赶快找到刚才的土豆继续削。

差不多晚餐时间到了,扎克斯发短信说马上就到。

但随着克劳德打开家门……

“克劳德,怎么把客人堵在门口?”母亲把刚从烤箱里出炉的炖菜端到桌上。

——为什么他会跟来啊!克劳德有点震惊地看着头快要碰到他家门框顶的萨菲罗斯。

“晚上好,克劳德!路上我遇到还没吃晚餐的萨菲罗斯,他听说我要来你家吃晚餐就提议一起来了~”扎克斯把剑放下,拍了拍克劳德的肩,使劲眨着眼好像在说“哥哥我好不容易制造了让你接近偶像的机会你可要珍惜”。

“欢迎——两位客人?萨菲罗斯将军!?没关系、没关系,我做了好多菜一定够的。”

 

送走扎克斯和萨菲罗斯之后,帮母亲收拾碗筷的克劳德还有些恍惚,难不成自己在做一场长长的大梦?

“妈妈,那……我出门了。”把头盔严严实实地戴上出门,克劳德今晚还有看守魔晄炉的任务——记忆里可没这档子事,一定是萨菲罗斯重新安排了轮值顺序。

和另外的士兵换班完毕,克劳德小小地打了个哈欠端着枪,好久没有吃得这么饱了。

果然是尼布尔海姆山里,真冷,克劳德啾地打了喷嚏。自从被改造后就拥有了不会生病体质(除了星痕症候群),他便很不注意身体,一年到头都只穿着特种兵的无袖衣,虽然还是能感觉冷或者热。但现在好像没有不生病的buff了。

不妙,好像会感冒啦……正这么想着,暖绒绒的黑色羽毛突然从后面出现把克劳德几乎全卷了起来。

“你变迟钝了许多,克劳德。”

大脑还在宕机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克劳德的鼻子却被羽毛挠的发痒,嚏——

又是一个喷嚏。

啊啊啊!太难为情了啦……被大魔王的片翼弄得打喷嚏什么的……

“你在做什么,萨菲罗斯!不要这样抱住我……”

“不是觉得冷吗?”

“你怎么知道我觉得冷?”被带偏重点了!

“我想着你。”萨菲罗斯不自觉这是很暧昧的话,但克劳德的脸却发红发热,山间的冷风也不能让热度退下去。

“……什么时候有读心术了?”

“你的每一个细胞都被我的细胞侵占过、控制过——”

又是那句老掉牙的“你是我的傀儡”吧,克劳德嫌弃着萨菲罗斯不清不楚的解释,打断了他的话:“魔晄、杰诺瓦细胞这个时候我又没有……”

正宗细长的刃被横放面对克劳德的眼睛,刀刃本应是映照剔透的蓝色,却掺杂了一点点魔晄的绿色。

“为什么。”转过头和萨菲罗斯的距离这么近,克劳德有些不习惯,他问的声音很轻。

“你和我并不是被魔法作用的对象。只是一层来自星球的封印,不堪一击,仅仅是我的存在也会侵蚀它。”

不习惯这么近试图推开萨菲罗斯一点,但羽翼和正宗刚刚把他卡在萨菲罗斯怀里,克劳德有些口不择言:“什么封印侵蚀,倒是先放开我!”

 

萨菲罗斯看起来心情很好,可能是解决了杰诺瓦的事情?克劳德心里猜了猜但没有问出口,反倒是萨菲罗斯主动提起了这事。

母亲——那个杰诺瓦标本,既不是完全意义的活着,但也没有死去,她终于回归lifestream了。

“你能和杰诺瓦交流?听到她说话?”克劳德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萨菲罗斯被砍了那么多次也没有彻彻底底消融在lifestream里消失。

“母亲的寄宿者是古代种,她将古代种的能力赐给了我。”

好吧,将军说什么就是什么,克劳德表示自己现在就是个……树洞?说起来很不可思议,在山中湿冷的夜风吹拂下,将军竟然陪着列兵守夜!

“我讨厌爱丽丝·盖恩斯巴勒。”

克劳德则是用了个斜眼表示不赞同:“她已经被你杀死过一次——”

“她说她喜欢你,在lifestream里我听到了。”少见萨菲罗斯打断别人的话。

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但克劳德没有否认这份感情:“喜欢吗……现在可不能这么说,毕竟有扎克斯嘛,她还不算认识我吧。但是,她喜欢我和你讨厌她有什么关系?如果说是因为爱丽丝可以发动神圣、是陨星最大的阻碍,因为这个你讨厌她……”

“陨星?如果不是和你有关,那种无趣的事我已经快记不得了,”萨菲罗斯对集中大量lifestream能量成为神斩断星球循环生命的计划没有兴趣,“她喜欢你便想守护你,判定我会伤害你,想把我从你身边赶走,所以我讨厌。但谁伤害谁可说不定,杀死了英雄两次的列兵克劳德——这是份至高的殊荣。”

克劳德鄙夷嗤笑了一声:“英雄将军就那么喜欢往列兵身上凑?别恶心人了。我要离你远点。”他说罢立即往旁边走了几步,和萨菲罗斯拉开了一点距离。

“我觉得你在口是心非,克劳迪娅。我曾在lifestream里寻找所有有关你的碎片,里面有一些蜜蜂馆的……”

究竟萨菲罗斯他在lifestream里干嘛?怎么翻出了这些黑历史啊!爱丽丝讨厌你是理所应当的事才对吧!克劳德拒绝回答所有蜜蜂馆相关的事。

 

可怜自己当了一晚上树洞,后面克劳德不停打哈欠,直到清早扎克斯带别的列兵来换班才解脱,他赶快回宿屋补眠了。

萨菲罗斯则精神地接着调查魔晄炉,完全没有熬夜的疲惫,晚上就和扎克斯把问题机组修好了。

完成任务一身轻松的扎克斯在宿屋里和克劳德、还有另外两个普通列兵玩牌,玩到了快凌晨……但这么晚了,萨菲罗斯也没回宿屋,克劳德有些担心,单独问了下扎克斯。

“萨菲罗斯跟我说他想去小镇郊区的神罗公馆看看,说那是他小时候住过一段时间的地方,多少有些怀念。别担心了,克劳德,可不要因为上午补过眠,晚上却休息不好啦。话说之前萨菲罗斯找我要你的联络号码,我可是震惊了好几秒!他有发信息什么的给你吗?”

面对扎克斯的健谈,克劳德本来想隐瞒,但还是点头:“他就发过一条来。”

“那很不错了!是将军亲自发的短信啊!”

嘛……这个,克劳德心里抱怨不知道银发大鱿鱼以后还会发多少条短信和邮件骚扰自己。


评论(13)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