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ezzii是个传染源

斑中心マダラマダラマダラマダラマダラ 爱金发子クラウドクラウドクラウドクラウド 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

[FF7][SC]最终的重聚07

从尼布尔海姆回米德加后没几天,克劳德收到了一纸调令——从下周一开始调任为萨菲罗斯将军的辅佐官。

以前可从来没听这种职位,真不知道治安维持部是怎么答应了将军的胡来。

被治安维持部人事科催着打包了行李——不过几件衣服,克劳德拿着已经报销过的免费车票,坐上了从米德加郊区军部到市中心五番街的车。

阴森森的米德加,城郊未竣工的钢筋塔轰隆着制造尘埃,魔晄炉哼哧哼哧地抽个不停。这时候开始无比怀恋经过神罗与WRO改造的新米德加,虽说称不上森林城市,但也好歹每条大街都铺有行道树。

他即将前往“披萨饼”上的五番街市区,那里住着许多神罗高级员工。

人事科解释因为调令太急促所以克劳德的单人套房还没有准备好,请他先在五番街的神罗宾馆里住一段时间。

单人套房什么的真奢侈,嘛……全建立在魔晄资源上的财富,不知道现在雪崩组织如何。克劳德把头靠在椅背眼睛闭上,时不时扫描ID信息的光闪得他眼睛不太舒服。

圆盘上的都市干净整洁,克劳德背着脏兮兮的军用背包有点格格不入……就像他初次从尼布尔海姆颠簸了快一周才到米德加。

在前台拿了门卡,因为看起来坐了蛮久车晕晕的,克劳德还意外收到了薄荷糖作为小礼物。

魔晄时代的米德加也没那么冷冰冰嘛。

深吸了口气缓解着宾馆特有的闷热,推开高级套房厚门的克劳德顿住了脚步。

——啧,又是萨菲罗斯。

他哪里来的门卡?

 

灰白粗针线衣,原来他还有除了露胸狂皮带之外别的衣服啊……

穿便服的萨菲罗斯让克劳德有些陌生:“辅佐官什么的,我没做过。”

“只要待在我身边就好。”萨菲罗斯搭上了克劳德的领口。

克劳德退后了几步:“干什么啊……”

顺着往自己领口看,里面单薄的衬衣边角脱线了,克劳德无奈,神罗普通兵的工资微薄,自己的衣服大多是从二手市场入手的,有这些瑕疵也没办法吧。

“辅佐官的制服我带来了,你试试。”

“……”虽然接过了新制服,但克劳德沉默盯着萨菲罗斯。

“怎么了?有问题?”

盯着想看我换衣服?有点……不好意思。

虽然说都是男人,在军队里所有人一齐在置物柜前换作战服也是常事,但他是萨菲罗斯啊!这完全不同!

没办法,克劳德抓了抓乱蓬蓬的头发,一鼓作气脱掉了上衣套上新制服。

“很帅气。”萨菲罗斯检查了衣长与袖口,还有肩背是否有足够的延展供他的小陆行鸟挥刀。

瞎说什么呢,克劳德清楚自己并不是那么受欢迎的人,帅气什么的,被杰诺瓦细胞改造之前,从没人这样说过他。

萨菲罗斯才是帅气的——英雄。

桌上有好几张设计图纸摆着,萨菲罗斯在画克劳德的芬里尔。

外观上和自己曾用的那把分毫不差,克劳德仔细看了看,萨菲罗斯还巧妙地改动了魔石槽的设计。

“我的辅佐官可不能没有一把趁手的武器。”

“谢谢。”他确实很用心在为我做些什么,不管找出让星球重置的魔法,把我调任到身边,还有拿来尺寸正好的衣服,为我重新打造武器……萨菲罗斯在意我的想法,无论如何感谢还是要……他会觉得开心的吧,克劳德摩挲着粗糙温暖的设计图纸。

 

神罗大厦第49层,特种兵部门里的空气十分紧张。

这是怎么了?初来乍到的克劳德也不好意思去到处问,他坐在萨菲罗斯单独的办公室里有些手足无措。

办公桌上堆着很多资料,克劳德决定先看看再说。

1st特种兵杰内西斯失踪、五台地区仍在不安地骚动甚至雪崩组织也混杂在里面、1st特种兵安吉尔死亡、大量2nd和3rd特种兵近期大批失踪……

仅剩萨菲罗斯和扎克斯两位1st。

人手紧缺,难怪人事科很快答应了萨菲罗斯增加一位辅佐官的决定,哪怕是个打杂的辅佐官。

PHS响起,是萨菲罗斯发来的邮件……克劳德看完啪地一声盖上了手机,叹了口气出门下电梯到收发室去。

去取回通过粉丝俱乐部递来的邮件与礼物。

好重的五六捆信封,这不算什么,还有需要用小推车才能拿动的许多礼物。

太夸张了吧!这些人还真的会写信给萨菲罗斯诶……似乎1st都有自己的粉丝俱乐部?以前听扎克斯讲过这回事。

神罗不止把1st当战士与英雄,还把他们当偶像在运营?想到刚才在将军办公室里,有一个搁架全放的是萨菲罗斯周边,印着写真的团扇、恶心的银色鱿鱼玩偶之类……又是萨菲罗斯的一笔横财,克劳德好奇将军的账户上存款是多少。

收发室的员工却早已习惯了这些事,好心叮嘱第一次来取邮件和礼物的克劳德,带着推车一定走货运电梯,免得造成电梯堵塞被埋怨。

把东西卸下堆在萨菲罗斯办公室的地板上,哼哧哼哧地推着推车,克劳德赶快返回一楼把小推车还回去。

难不成自己以后还要兼任萨菲罗斯粉丝俱乐部的秘书长?克劳德在心里翻了个大白眼。

 

传真机不停响起,时不时从各个部门有文件发往萨菲罗斯的办公室——原来不止要打架还要面对办公室杂事,萨菲罗斯将军真是业务繁忙。

墙壁上的行程板因为特种兵主管拉扎德生病请假,从好几天前开始就空着没写东西了,特种兵部门颇有群龙无首的感觉。

要是扎克斯现在能在这里就好了……可惜他有工作,正作为先遣部队赶往去五台地区的路上。克劳德正嚼着刚才后勤部推餐车上来发的便当,边吃边打开电视在看米德加新闻,他已经放弃按照萨菲罗斯的指示整理粉丝来信了,整整一个上午都没看完角落的那堆信!

新闻里报道了关于“雪崩”的最新消息——它们的总部被探清在五台地区,神罗接下来会派出军……

咔嚓一声,房间门被打开,把克劳德吓了一跳,他赶快把便当放下。

能不敲门直接进来的人……萨菲罗斯回来了?

来人外表上的确是萨菲罗斯,也带着一身将军的臭屁劲(只是克劳德的观点,更多人称之为气场),但克劳德知道那不是萨菲罗斯,

虽然不太想承认,克劳德对萨菲罗斯有感觉,萨菲罗斯注视着他的样子是不同的。

“嘁。”被看出来是假货,那个人却也不客气地霸占了办公室的沙发,“新辅佐官?”

“……你是谁?”克劳德警戒着,进入神罗大楼要经过数次ID卡扫描检查,这个人是如何成功走到将军办公室的?

“当然是此时、此刻,你的将军‘萨菲罗斯’了,列兵……斯特莱夫。”他指间夹着一张员工ID卡,的确是萨菲罗斯的那张。

列兵……斯特莱夫吗?萨菲罗斯从未这样称呼过我,他只拖长着音叫我“克劳德”,或者“列兵——克劳德”,克劳德把最后几口便当吃完。

“马上在会议室召开针对‘雪崩’的作战会议。”

PHS震动,新信息提醒,是萨菲罗斯发来的,上面只写着“配合萨菲罗斯”。

 

这位假冒萨菲罗斯是专业水平的,在会议室中与一众特种兵拟定作战路线、分配任务……所以才能够成为萨菲罗斯的替身吗?克劳德在角落找了个座位。

作为新辅佐官,克劳德第一个被分配任务,但内容却是——收拾会议室。

本来底下的2nd与3rd还在好奇这位火箭速度升迁的“辅佐官”是何方神圣,现在看来不过是将军找来的做杂活的。

刚才很多人可是看见了像陆行鸟一样的小家伙接替了“粉丝俱乐部联络官”一职。

但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神罗大楼嗡地震动了一下,远远地传来玻璃破碎声。

窗外眼看着落下了许多玻璃碎渣,会议室内所有与会的人都卡了壳,有点爱凑热闹的2nd特种兵卢克西雷环顾了眼与会者跃跃欲试,主动走到窗边探出头往大楼上方看——

“不得了……社长办公室那层楼被袭击了!”

下一秒大楼每一个角落响起刺耳急促的敌袭警报声。

所有人看着主持会议的萨菲罗斯,卢克西雷试探了一句:“要去看看吗?”

“社长的保卫工作,难道不是一向由总务部的调查科……塔克斯精锐负责的吗?”

这位萨菲罗斯的话,明着讥讽了一番塔克斯的失职。本准备挪动板凳起身的特种兵们暂时安分了下来,坐在圆桌前方的萨菲罗斯还未动。

——不,正牌的萨菲罗斯就在不远处。

克劳德皱着眉往窗外看去,神罗掩藏在地下的湍流,除了与杰诺瓦有关的事,他一无所知。

会议室的电子大屏幕切换到电视讯号,正在播放的电视剧突然被掐断,零番区的神罗大楼出现在画面。

“米德加中心台,下面插播一则紧急新闻。米德加零番区神罗大楼被袭击,敌人身份暂时不明。”

圆桌首座的萨菲罗斯落井下石了一句:“那位凳子还没坐热的海廷加主人,塔克斯可一直都是一块烫手山芋,这下够呛、够呛……我们也出发,该去保护社长了。”

在座的人几秒内就起身列队完毕,只剩下克劳德不知道站哪里独自在边上尴尬。

“斯特莱夫辅佐官,过来跟在我后面,跟上!”

克劳德赶忙接住“萨菲罗斯”扔来的神罗制式手枪,并跟在身后。

是杰诺瓦细胞的拟态能力。

精通备战、作战,了解神罗内部的运作,对塔克斯与特种兵部门的不和矛盾也心知肚明,还一定接触过萨菲罗斯很长时间,完美的拟态条件可以说是相当苛刻的。

眼前的这位假冒货和正牌的萨菲罗斯……是什么关系?

 

特种兵们分三队,一对从普通电梯上楼、一对从货运电梯,最后由“萨菲罗斯”亲自带领的一对走楼梯。

果然,不管是普通电梯还是货运电梯,到社长办公室楼层的那一段都被袭击影响出现故障,几分钟后到达的是由楼梯上去的一队。

离出事楼层最近的是总务部,总务部的衬衫领带们拥挤在楼道口,见特种兵们来了才回神让开。

塔克斯已经赶到了,他们的主任海廷加额头滴着豆大的汗珠,手颤颤抖抖从怀里摸出手绢擦汗:“快!快……快找到社长在哪里!萨菲罗斯,你带着特种兵快找到敌人……也赶快找找社长。”

“敌人,现在谁都不知道敌人是谁吧。”萨菲罗斯则是有点冷淡的回应,或者说表现出了他特有的冷静。

克劳德则注意到他身后的特种兵们有人小声抱怨着“嘁”,还有人小声嘟囔“他以为拉扎德主管不在,他就能兼特种兵和塔克斯的指挥官了吗”、“之前的韦德主任也没这么大的口气”、“他想来个新官上任三把火吗”。

治安维持部,下属神罗军、特种兵、塔克斯,如果严格划出一条等级,这位海廷加主任和拉扎德主管是同一级别的,萨菲罗斯虽然挂职将军,却在特种兵部门被拉扎德管理,等级低了一级。

但这不代表海廷加主任能指挥动萨菲罗斯。

尤其是塔克斯的办公室还被暧昧地放在社长楼下的总务部调查科,和治安管理部的大本营隔了几分钟的电梯远。

治安管理部的特种兵们根本不买海廷加的账,他们只有被冒犯了的不耐烦。

——神罗的内斗吗,萨菲罗斯是怎么在这种地方过的啊。克劳德莫名生出了一股敬佩,对萨菲罗斯的。

 

 

——————

卢克西雷,这位2nd小哥在CC里尼布尔海姆事件之后,随时都在给扎克斯发邮件,想要引诱出扎克斯借此抓住他……从而搞个大新闻再升个官。

 

被BC的鲁弗斯帅到了!On the Way to a Smile里面承认自己是父亲所说的失败者什么的,超帅!

补了BC的全情节,关掉网页之后,哇好有趣的故事!啊类……故事太长了像看了个超长篇小说根本不太记得住发生了啥啊oyz

狒狒7包括它的补全计划加起来完全是一个百集多季电视剧容量(摔

无意间在Google看到了野村(月半,笑了半小时,让那个金发文青回来啊!然后发现哈……为啥他现在有点像千原ジュニア???


评论(4)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