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ezzii是个传染源

斑中心マダラマダラマダラマダラマダラ 爱金发子クラウドクラウドクラウドクラウド 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

[FF7][SC]最终的重聚09

被很淡的百合花香味包围,克劳德觉得睡了太久,是时候醒来了。

太暗了,他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但身下的柔软床铺告诉他这里不是宾馆。手习惯性往平时放PHS的兜……空无一物。

摸索着床铺、地板,起身小心不要碰到障碍物。

还好床头柜有灯。

温暖的灯光亮起,克劳德眯了眯眼睛。

冷清的、毫无多余摆饰、仅仅拿来睡觉的陌生房间。

但不危险,因为自己的配枪与员工ID卡还整齐放在床头柜。

还有一个相框摆在那,克劳德凑近去,是幼年萨菲罗斯的……生日会,虽然照片里的人全部都穿着科研部的白罩衫。

什么嘛,萨菲罗斯也是从一个会笑的小孩子开始慢慢长大的。

他看着四周,枕头和床头的角落里有银色的长发,不止一根,散落着好几根呢。

 

房间的角落里堆着杂物,里面有些很眼熟,他在粉丝俱乐部送的礼物里见过。原来萨菲罗斯不会嫌麻烦把礼物全部扔掉,他真的有每件看过。

还说PHS到哪里去了,在桌上接在插座上充着电呢。翻开有来自萨菲罗斯的未读邮件,作为长官简单交代了辅佐官的日常事务,在他没回来之前,其他事听从杰内西斯的安排。

成为了辅佐官后,反而一眼也没见过萨菲罗斯了。

还以为多少能离他近一点。

 

克劳德推开门,才发现房间是萨菲罗斯个人办公室隐秘内嵌的小休息室。萨菲罗斯平日也睡在神罗大楼里?

没情趣……

“拉普索道斯将军?”

他霸占萨菲罗斯沙发捧着书,这熟悉的样子……就是他之前假扮的萨菲罗斯吗?

“斯特莱夫辅佐官,”杰内西斯放下书,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克劳德,最后抓住了散发着魔晄光的眼眸,没有任何一位做斯特莱夫位于特种兵名单、或者特种兵预备役名单上,“萨菲罗斯去了五台,让我在他回来之前看好你。”

“又不是小孩子了……”

这话说得和萨菲罗斯的关系可不是一般的好。

杰内西斯不想过多掺和新辅佐官的事。但萨菲罗斯治疗了自己的“劣化”……欠了个天大的人情,这只金发小陆行鸟可不能在自己手底下被哪怕是裁纸刀划伤。

 

在劣化折磨下变得狼狈,头发染上灰白,漆黑的翅膀不是天使,而是堕落的怪物标志。荣耀早就失去了,杰内西斯——注定的Project·G失败品。

千百次的祈祷,女神没有降临,来到他眼前的却是恶魔。

英雄萨菲罗斯,怎么可能?那双形同冰冷绿宝石的眸只将自己视为无关紧要的物品,冰冷的高纯度S细胞毫不留情地改造着自己。

 

“活下来。”

这是萨菲罗斯给自己的第一个任务。

 

因为体内的杰诺瓦被改造得更强,拟态能力也开始能顺当使用,而不是只能拙劣地变成丑陋的怪物。

“有兴趣做‘一日英雄萨菲罗斯’吗?”

这是萨菲罗斯给自己的第二个任务。

 

哈……让我假冒萨菲罗斯,制造一个他的在场证明——证明萨菲罗斯不可能与神罗大楼袭击有关。

一向事不关己的顺从将军开始参与神罗权利更迭了吗?老社长遇袭与萨菲罗斯脱不了干系,甚至那可能根本就是萨菲罗斯做的。

谁能神通广大地把武器搬进守备森严的米德加?

难不成是海廷加那满脑子肥肠的蠢蛋?又或是只关心指甲油、把魔晄加农炮命名为“大姐大射线”这傻帽名字的斯卡雷特?

自己得到的报酬则是既往不咎失踪叛逃,事实被改写为从年初开始,鲁弗斯副社长下派1st特种兵杰内西斯秘密潜入五台卧底。

这个世道……萨菲罗斯和鲁弗斯称兄道弟起来了。

 

克劳德面前铺开了一大堆文书等着他去整理,杰内西斯则沙发茶几上专心他的新作——《LOVELESS》精读详注第二版。

 

 

 

萨菲罗斯现在不想见我。

借由整理两位将军办公室资料的机会,克劳德对神罗的面对形式了解了个大概。五台的事……没必要去那么急嘛,已经有扎克斯作为先遣队了。

我又做错了什么吗?

克劳德扭了扭酸痛的脖子,继续整理文件。

 

斯卡雷特部长从货运电梯出来,迈着妖娆的步子踏入了特种兵部门楼层,身后跟着两个推运货板车的愣头青。

她皱了皱鼻头嫌恶这层楼的空气,全是男人的臭味……

但那可是萨菲罗斯亲自送来的图纸,连正宗都没见这么上心过。

斯特莱夫辅佐官,到底是个什么人?尤其在这个节骨眼被提拔为从未有过的“辅佐官”,要知道特种兵,尤其是萨菲罗斯,并不是需要辅佐的对象。

 

克劳德举起了它,像重获了珍宝:“芬里尔……”

“名叫芬里尔吗?很适合它呢。”还以为是个凶神恶煞的家伙,才配了这么大把剑,原来是个略显单薄的少年,斯卡雷特部长收起了对付“大孩子”们的那一套——

杰内西斯在一旁插话:“部长,萨菲罗斯对克劳德好着呢,用自己ID申请了一辆军用摩托给他。”

他喜欢什么,萨菲罗斯就全给他找来吗?

啊啊……像小学生谈恋爱一样,萨菲罗斯也稍微懂得了些什么嘛……

斯卡雷特的唇角勾了起来,笑得暧昧不明:“是这样……部里都说,将军怎么开始瞧得起两轮车了。不止、不止,还一并有改装专用零部件的申请,说不定过一段时间,最新型号的军用摩托就出自萨菲罗斯将军的手中了。”

这些都是克劳德不知道的事,他听得有些不好意思,闷声检查起了芬里尔有没有瑕疵——但能被武器开发部部长亲自送来的东西,怎么可能有瑕疵。

“16岁?”

“嗯。”

“真可爱啊……”

斯卡雷特告辞转身回部里了,她在神罗公司贡献了全部的青春,见证了特种兵部门从无到有、再到辉煌……不过这些都和武器开发部没关系。

 

“她可从来没对我这么‘慈祥’过,”等她走远了,杰内西斯才抱怨了一句,“你可要讨好她才行,不然她克扣起魔石配给够喝一壶。”

“……我不怎么用魔石。”

“——!”

又是近战系吗。

但……是“不怎么用”,而不是“不会用”吗?魔石使用绝不是列兵该有的知识。

“让我来猜一猜……萨菲罗斯COPY?”杰内西斯在刺探克劳德,“不是、不是……”

克劳德把剑收在到刀鞘里——刀鞘是曾经预算不足没有的东西,果然还是神罗公费更划算。他埋头继续做自己的事了。

 

 

从宾馆退了房,克劳德拖着行李箱到了新员工房,是间生活设备都齐全的单身公寓,旁边两户是其他部门的员工。

不知道萨菲罗斯住哪儿……一定是别墅、豪宅什么的,有超大的床、单独的酒窖……

听后勤的说之前这里也住的是特种兵,但是殉职了,看自己跟看灾星一样,让人有些不爽,虽然说特种兵的确……高危职业。

米德加新闻台对雪崩组织的报道一直在跟进,总部在五台,现在萨菲罗斯将军和扎克斯都在那了,作战不出意外冬天前快将会结束,不然拖到冬天下雪时,神罗就撑不住了。

但只要萨菲罗斯想,一天也能结束战斗吧。克劳德想,这不过是萨菲罗斯导演的一场战争电影。

按照说好的时间,克劳德赶快锁好门出发,坐上去五番街贫民区的车。爱丽丝说是有事想问问他。

 

“离开?”完全出乎克劳德的意料,爱丽丝是属于米德加的,这座教堂、这片花田……像是一个烙印。

“嗯,我想离开米德加了。艾米亚阿姨,也就是我的养母有在住在卡姆镇那边的亲戚,她想去那边过,我……”

每一年住在卡姆的艾米亚都会托他送花束去约束之地,他一直没有忘记。

“也去卡姆?”

爱丽丝摇头,有点不好意思地拨弄了一下脚下的花束:“前几天扎克斯在电话里跟我说,之后有在牧场地区的长期工作。他说……我一起去也没问题。我想问问,和牧场地区有关的情况,好的坏的都行。你知道的,直接问扎克斯,他一向只说事情好的方面。”

如果没有尼布尔海姆事件,扎克斯一定会履行对爱丽丝的所有诺言吧……包括自己从不知晓、爱丽丝也从未说起过的,他们曾对新生活的期待,克劳德情绪多少有些低落,如果曾经自己再有用一点,或许扎克斯和爱丽丝……

“那边有计划建一座高科技工业基地。但是牧场地区……有些荒凉。”克劳德整理办公室资料时,有注意神罗的新规划文件。

“那个地方很适合鲜花吧?总感觉你去过牧场地区。”

“算是吧,在那里执行过任务。很适合鲜花,阳光也很好,不像米德加这样阴森。”

 

离开米德加……宝条博士会不会盯上爱丽丝?他一直想要研究古代种。在米德加至少有塔克斯时常监视——或者说是保护爱丽丝,但去了牧场地区……

“都说在米德加出人头地的方法只有加入神罗公司,但我不想那样……当然,我也从没想过出人头地什么的,现在已经很好了。一个人没办法改变神罗公司赚钱的方法,只有搬走当做看不见吧,去一个没有那么多魔晄炉的地方。”

“会有那么一天的。太阳能、风能、水能……”未来的神罗公司和WRO……但是没有经历陨星之痛的神罗,克劳德也说不准,只能说些安慰爱丽丝的话。

“……克劳德。”

“嗯?”

“……真的不记得了吗?”

“记得……什么?”

“……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是想问……重置魔法之前……?克劳德摸不准她的未尽之意。

“之前,萨菲罗斯将军出征五台前,他带你到我这里来了。”

什么时候发生的事?对此全无印象,萨菲罗斯没有伤害她吧……

“他的眼里全都是你。”

 

 

他的眼里全都是我。

一个两个都这样……让人有点弄不明白,爱丽丝是、萨菲罗斯也是。

 

处理不完的资料堆在眼前,克劳德也知道拉普索道斯将军……或者说萨菲罗斯授意,想让他哪都别去,坐在办公室里。

这就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好工作,在神罗公司里,上班打卡、下班打卡、加班、吃饭、睡觉……

熬过和神罗的合约期,自己肯定会离开米德加,去哪里都好。

反正能找到我的人,总会找来的。

……最执着找到我的就是萨菲罗斯了吧。


评论(15)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