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ezzii是个传染源

斑中心マダラマダラマダラマダラマダラ 爱金发子クラウドクラウドクラウドクラウド 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

[FF7][SC]最终的重聚10

以前就不明白,为什么特种兵制服是两根皮带……把两条皮带拉好,蹬进靴子,再把裤子塞进去……这一套动作以前他很熟悉,但现在做起来却像是第一次。

本身是没有辅佐官一职的,人事科询问了萨菲罗斯的意见,把克劳德的军籍调到了3rd特种兵序列里。

紧急情报——PHS一分钟内连续收到了三次同样的消息,可利尔魔晄炉爆炸,雪崩组织是作案方。

直升机已经在神罗大楼的停机坪上卷动引擎,克劳德作为3rd特种兵参与剿灭罪魁祸首雪崩组织的任务。

 

虽然自己曾是雪崩组织的主力啦……

克劳德难得没有晕机,回忆里与可利尔魔晄炉事故有关的事都是听说来的,没有亲眼见过真相,他并不先在心里判定哪一方是正义、哪一方是错误。

更何况,亲眼看到的事也未必代表真相,一切仇恨背后……都有一段很长的故事。

 

巴雷特说自己与神罗的仇恨就在那次事故中结下。

如果神罗公司说的是真的,是雪崩组织挑起的事故,后来作为雪崩领导者的巴雷特……

再往下思索会陷入迷茫吧,克劳德不再多想。

既然拿着神罗的工资,就按照它们说的做吧。

 

可利尔附近驻扎的神罗军已经及时赶来,对事故周边波及地区开始了救援,鲁弗斯喜欢做这些善事塑造自己比父亲更优秀的形象。

他已经代替了全身重伤的父亲,从副社长变为了社长,正慢慢铲除支持父亲的顽固旧部。

哪怕救援行动是他的表演,但总归也做了些好事。

 

根据最前线塔克斯们传来的情报,特种兵们准备跳伞渗入雪崩组织逃窜的可利尔周边。

简称为HAHO的高跳高开战术,九千米处的高空,跳下直升机不久就开伞。

“喂!紧张吗!”一位同僚几乎是吼着问克劳德,才能勉强让声音在直升机噪音下听清。

摇了摇头,克劳德熟练地背上跳伞包、装上供氧设备——感谢杰诺瓦从扎克斯那里拷贝来塞进自己脑子里的知识,他甚至还清楚特种兵们跳伞途中用的全套手势暗号。

在旁边准备的同僚们隐晦地投来了意味不明的目光,突然从列兵提拔上来的小子,半年不到,怎么什么都会啊……

“高度9000米!”

顶着快把脸吹变形的高空劲风,克劳德一跃而下。

 

不是紧张,而是兴奋,克劳德的眼睛有点酸涩——

他才不会说感动得想哭呢。

 

克劳德童年的梦想是“成为萨菲罗斯那样的顶尖特种兵”。

受到扎克斯记忆影响时自称“原特种兵”,但他自己知道那不是真的,一切结束后又一度放弃有关Soldier的所有事……

那幼年的远大梦想早被坎坷的现实抛弃了。

但现在……总算是……

深埋在心中角落处的愿望,终于算是实现了。

 

“想成为战士吗?加油唷!”

一直一直都在努力,我会加油的,扎克斯。克劳德将芬里尔从背后抽出,熟练地挽了个剑花——

我是克劳德,特种兵、等级……3rd。

 

“克劳德!?诶……特种兵?”

是谁……啊?是以前认识的人?西服、衬衫、领带……但是套装掩饰不住的痞气和普通白领完全不同,这样的人自己认识的只有塔克斯吧。

和雷诺发型有点像,遇见过……好像还不止一次。对了,在尼布尔海姆时也见到过他。

“Rod?”

“来增援的特种兵吗?……呜哇,这晋升速度,了不得啊!”在外面执行了小半年任务,很少回到神罗大楼消息不太灵通的Rod啧啧感叹了一句,从普通兵晋升到特种兵,克劳德的战斗力一定发生了“质”的飞跃。

他再次进入塔克斯工作状态:“雪崩的人跑到山谷里去了,他们可能沿山谷的小镇……”

 

反正按照刚才队长给的嫌疑者照片抓人就好,这种差事他还算有经验,克劳德往山谷追去了。

 

真的假的?这是克劳德?

那把特殊的拆分剑以二刀流的形式握在双手,同时和两位雪崩的人作战也显得游刃有余——能被委派到可利尔事件中的雪崩成员实力还不弱。

看来克劳德的破格提拔也是情理之中的事,Rod也不甘于后抄起棍子干架,对上了第三个敌人。

二对三,时运不济……

“别过来!你们快放下武器!不然我就杀了她!”

他们打斗波及到了一位无辜的女人,她被雪崩的成员抓住作为要挟。

 

难办……Rod用余光观察着临时搭档克劳德的态度。

如果克劳德是以任务为重的“冷血动物”,他也就不管那个女人了——“咻”发射子弹,他怀中还有一把迷你型号的女士手枪。这种昧良心的事塔克斯做得多了,说到底是那个女人倒霉在先。

但是……曾经那个说服我坚持保护Laylee博士的小列兵,让我还没彻底堕落成人渣的小列兵,现在穿着特种兵制服的克劳德……到底会怎么选择呢?

克劳德犹豫起来,停下了挥动巨大的剑,和雪崩的人僵持着。

“把武器放下——!不然就她就得死!”

 

雪崩的人从背后拔出了他们的压箱底武器,黑洞洞的枪口指着克劳德与Rod。

那是神罗军的制式步枪,虽然准头不佳但结构简单、耐用便宜,大概是雪崩从战地上捡来、或者杀死某个倒霉列兵夺来,也不排除是从五台来的仿制品。

它的闪光点在稳定的连发性能上,想想看吧,多么可怖的场景,端枪扫射——神罗引以为豪的“枪林弹雨”。

金属清脆的落地声划破冷凝滞重的空气,克劳德放下了刀,将双手举起。

“放了她。”

 

那把奇异的组合刀是绝对的上品,宽大的地肌呈现令人战栗的银白,清晰地反射着可利尔山谷的草木风景,Rod第一次将这地方的美看得如此仔细。

但再过不了多久,这里可能连荒草也生不出一根了,魔晄炉的确抽取着星球的生命,雪崩组织的每个人都标榜着“拯救星球”自居正义,但他们实际做的事,比如眼前的——

那个无辜女人的脖颈被匕首划破了,渗出了一条刺目的血线。

 

雪崩组织的人背弃了承诺,他们在新晋特种兵放下重刀后,仍继续要挟着人质。

 

嘛,果然是新手,作为特种兵还不够冷酷无情呢,远远不够——

虽然心中这样感叹,但Rod总算舒了一口气,仿佛自己身上的罪孽也减少了几分。

 

“我已经放下了武器!”克劳德为自己辩解,要求对方放开无辜者。

雪崩组织的三人也吃定这点,他们利用着克劳德的温柔与良心。

 

从巷子后突然闯出了一辆接应的货运小卡车,三人跳上了后面的货运车厢,把手中的女人粗暴地扔下。

克劳德赶忙上前,检查着女人的伤口:“没事吧?”

喂喂……这表现更加新手了,应该先去追敌人才是吧。Rod抚额,克劳德还从包里拿了一小瓶恢复剂给那女人,才重新握着芬里尔追上去。

“克劳德!等等我啊!”普通人和魔晄强化特种兵速度是有差别的!要是自己根本不会生出跑步追车的念头!Rod只能狂奔……看在这么辛苦的份上,期望公司这个月能多发点业绩提成。

惊惧中的女人紧握着恢复剂,记住了那个特种兵的名字——克劳德。

如果克劳德知道这个女人叫做Eleanor,出生还不到一年的女儿名叫玛琳,他会很高兴自己救了她。

 

 

押着抓住的人,由其他同事把他们弄晕去做后续处理,克劳德算是交差了。

这次任务的评分应该不低吧,绩效工资又能加一笔了,他闭上眼睛在直升机上养神,期待着回到米德加。

扎克斯要做东请聚餐,地点已经订在了八番区的一家餐馆。

如果要说什么是理想生活,这就是了吧。

……除了那个不住自己家,总跑到自己小公寓里来的萨菲罗斯。

 

去年底入冬前,萨菲罗斯带领神罗军所向披靡,以压倒性的实力重创五台地区和在五台的雪崩组织总部,促成了神罗与五台地区的“和平”谈判。

虽然五台两年前名义上投降了,但神罗的五台支社可一直在那没能开张。

谈判协议也是鲁弗斯上任后的最精彩成绩,他老爸可在五台地区磨了好多年也没把事磨成。

有趣的却是,由于五台始终拒绝修造魔晄炉,在鲁弗斯的主导下,那里被定为新能源开发基地。鲁弗斯一直不喜欢魔晄炉——那是属于他父亲的魔晄时代标志,不是他的丰功伟绩。


评论(18)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