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ezzii是个传染源

斑中心マダラマダラマダラマダラマダラ 爱金发子クラウドクラウドクラウドクラウド 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

[FF7][SC]最终的重聚11(终)

克劳德换下一身脏兮兮的特种兵制服,打理了一下自己,换了身干净点的衣服,踩着摩托赶去了餐馆。

“克劳德!这边!这边!”扎克斯老远看到他就在招手了。

三个人等着自己,扎克斯、爱丽丝……还有,戴着帽子把银色头发遮得严严实实、戴着黑色口罩把标志性俊脸也遮了大半的萨菲罗斯。

萨菲罗斯,他怎么会在啊……?亏他能在爱丽丝面前摆出那副好脸色,不是说“讨厌爱丽丝”吗?

“嘛……忘了跟你说,我昨天就约了萨菲罗斯。”扎克斯“嘭”地一声开了一瓶香槟,借口庆祝克劳德第一次特种兵实战任务圆满完成。

但要知道在座四人里唯一没到饮酒年龄的只有克劳德。

萨菲罗斯则是用更优雅的姿势,安静地打开另一支香槟瓶口的木塞,只发出了气流嘶地从瓶子里漏出的声音,不像扎克斯那样有点咋呼:“可利尔山谷的村子没事吗?”

“还好,没受什么影响。”

“鲁弗斯打算在村子旁建个大型游乐场,不打算修复魔晄炉。”萨菲罗斯将军能第一时间得到公司的最新计划。

“在‘旁’?”原本是烧毁可利尔村,在废墟上建造的游乐场,巴瑞特曾这样告诉克劳德。

“不然?可利尔村顺便被旅游开发。”

爱丽丝有点不相信这是神罗公司的作风:“不修复魔晄炉?”

“原本那座魔晄炉是用来支援矿山开采的,但可利尔矿脉已经快被挖空了,修复的意义不大。”萨菲罗斯解释。

“我看是预算不足。”克劳德补刀,如果是修游乐场,神罗可以招揽投资商,自己不用投太多钱,只需出好规划蓝图,他太了解鲁弗斯的精明了。

“啊……说起来,综合治安维持部的预算最近变少了,分到特种兵部门的也被砍掉了好多。”升为了1st的扎克斯也开始关注起这些事了,“话说上次模拟训练室坏了,来修理的开发部社员唠叨说那个地方造价好几百万,抱怨我们太不小心了。”

“是接近五百万G,”萨菲罗斯清楚当时的情况,“还是十多年前的事,[μ]-εγλ1990的五百万G。”

“五百万!?”×3

一朵花卖1G的爱丽丝、两位来自乡下穷小子的惊呼。

 

“不是讨厌她吗?为什么又来了?”扎克斯和爱丽丝已经回去了,克劳德取了摩托,萨菲罗斯跟着他。

“讨厌谁?”

“爱丽丝。”

“她喜欢扎克斯,我为什么要讨厌她。”

那从前是因为……她喜欢我,萨菲罗斯才讨厌她?是我的问题?但克劳德觉得这事怪不了他:“你不回家?”

“要回去。”

“那跟着我做什么?”

“坐你的车。”

“……什么坐我的车,坐轨道车、叫出租车、或者你自己飞回去不行吗?”

“这是用我自己ID申请的车,我当然可以坐。”的确是萨菲罗斯给自己弄来的公费车。

“无聊,”克劳德把钥匙拧动点火,“我回去了。”

两人就怎么回五番街住宅区,还有回你家还是我家较劲足足十分钟。

 

因为身高差的客观事实,克劳德无奈坐到了后座,但他拒绝把手搭在萨菲罗斯的腰上。

“开心吗?”

“哪件事?任务还是聚餐?”

“……”萨菲罗斯没有回答。

或许他同时问了两件事,克劳德想。

“谢谢。”谢谢这位大魔王不再让自己淹死在办公室文件地狱里,放他出去动动筋骨。

“今晚呢?如果你讨厌我加入聚餐,我以后就拒绝掉它们。”

“……不讨厌。你去哪里用餐,我无所谓,也不关我事吧。”

萨菲罗斯踩下油门车子的速度骤提,因为惯性,克劳德的脸砸到了将军的后背上。

“喂……要加速说一声啊……”

前面驾驶员萨菲罗斯发出了恶作剧成功的轻笑。

其实克劳德很喜欢这样的生活,他把脸躲在萨菲罗斯背后避着高速路上的冷风。

 

 

*

 

然而平静的日子总是短暂。

贡加加的融化魔晄炉爆炸,雪崩宣布对其负责。

 

神罗照例派出了特种兵,还有负责修复魔晄炉的专家宝条博士,但信号被敌方的电磁干扰器掐断,情况不甚明朗。

已经连续两天没有传回消息了,如果情况正常,通信设备早该被修好了,不至于一直无法传回消息。

 

就快要抓住他了。

但事情总是来得不那么顺利,总有一些人觊觎着自己的宝物。

不可原谅。

萨菲罗斯把来自贡加加“通信中断”的紧急报告书捏成一团。

他与克劳德有某种无法言说的联系,不管那是lifestream中建立的,还是杰诺瓦细胞锻造的,萨菲罗斯至少能感受到克劳德的大致情况,比如是危还是安……

但现在,有关克劳德感觉从他的感知里断线了。

 

3rd特种兵克劳德,他自己主动揽来了任务,因为事故地点是扎克斯的家乡,他觉得该去看看。

萨菲罗斯知道克劳德是想补偿一些什么东西,之前也就没有阻拦,但意外正好发生了。

 

神罗顶层社长办公室,曾经老社长专属的精致皮椅破落地被放在角落,与巨大办公桌不相配的是一把连靠背都没有的普通木椅,现任社长鲁弗斯对它情有独钟。

“哼,”鲁弗斯挤出了短促的哼笑,“你可真喜欢‘争斗(Strife)’。”

“没有它,星球不就死寂得让人发疯吗?那些家伙,匍匐在大地上的那些家伙,什么优点都没有,沉溺在一成不变里。降生又死去,明明是无聊的循环,却被称为生命的跃动、希望的延续。要我说,现在最喜欢的东西是云了。云是另一种优美的东西,不拘束于某种形态,没有人能破坏,当它厌倦天空后,便消失得无影无踪,让人倍感思念。”

萨菲罗斯站在社长办公室新修好的落地窗外,遥望着米德加灰蒙蒙的天空,对鲁弗斯偶发感慨。

办公桌上放着一份紧急文件,鲁弗斯将钢笔握在手中,等待着将军的“参谋”。事实上,如果萨菲罗斯不点头,他不会签下自己的名字。

“宝条博士是你的父亲。”鲁弗斯至今怀疑宝条与萨菲罗斯血缘关系的真假,哪怕这是事实。

“那位躺在石崖度假村(Cliff Resort)安度晚年的也是你的父亲。”

“彼此彼此,我们都是‘不孝子’。”鲁弗斯工整地签下自己的名字,和他父亲的狂草签名不同,他不认为这种小事是该体现器量的地方,那只显得狂妄。

“听起来太可悲了。别把我和你归在一起,我们是不同的。对了,你应该尝到了被养的狗反咬一口的滋味,如何?”

萨菲罗斯将由“通信中断”情报揉成的纸团扔到了属于社长的大桌上,从办公室新修的专用观光电梯离开了。

 

电梯从视野里消失后,鲁弗斯才松了口气,让之前僵硬挺直的脊背放松。

哪怕只是被将军的余光扫视,也像是被扼住了咽喉般无法呼吸。

的确,一直受自己资助才得以发展的雪崩,现在完全超出了他的控制。本用来对抗父亲的狗,现在却四处吠鸣作乱,成了他最大的绊脚石。

他叫了秘书来,将签署好的紧急文件递出。

 

生物研究部部长宝条博士,将公司机密技术泄露给“雪崩”组织,同时叛入“雪崩”组织,即日开除。

紧急文件的内容十分钟内传遍了米德加神罗本社,二十分钟内通过电讯网络传给了各地的支社。

 

 

高浓度魔晄的味道让人呕吐,可笑的是自己连敌人的名字都不知道,只知道他们背上的制服纹着大写的A,那是雪崩的首字母标志。

克劳德第一次正经见识了正牌“雪崩”的水准,不是巴瑞特手下不到十人的零散队伍,而是一个有资金实力、有足够人手、某些方面的技术甚至不逊于神罗的巨大组织。

结果还不是在利用魔晄之类的东西,和神罗没什么区别。

他半梦半醒间隐约听到了桀桀的怪笑——

“……材料有意思……长期接触过魔晄,还有S细胞……难怪萨菲罗斯……失败品……”

 

 

你恨神罗,恨神罗的每个人。

战斗,杀死他们,杀死眼前的敌人。

 

这声音响彻他的头,克劳德想挣脱它,呼喊着朋友们的名字,扎克斯和爱丽丝……但一点回应也没有。

有谁恶意隔开了他的感官,他只觉得被扔在了无底的混沌里,连自己的心跳都无法感知。

不知道自己是活着、还是死去了。

 

 

“敌人是……斯特莱夫!——!”

先攻特种兵队员的声音断线,他已经被击倒。

萨菲罗斯一把摘下无线电耳麦,这就是雪崩的手段——让敌人尝尽被同僚亲友背叛的痛苦,失去斗志时被击溃。

将敌人改造为手下的工具,这就是雪崩引以为豪的浅薄技术吗?

熟悉的人挥着芬里尔出现在拐角角落,但双目失神焦距怪异,克劳德被控制着成为了傀儡。

幼稚至极。

正宗毫不犹豫出击。

 

“真不愧是萨菲罗斯,”对在意的人也毫不手下留情,宝条博士在不远处的废墟观察实验结果,“但你和斯特莱夫,哪一个是更完美的Project·S成品呢?” 

 

只要星球上还有我的一块记忆碎片,我便能靠着克劳德的意志还原。

现在轮到克劳德依靠我的意志还原了。

萨菲罗斯兴奋得颤栗——自己的意志将成为克劳德的核心!

 

这就是最终的重聚。

 

REUNION

 

克劳德飘荡在混沌中茫然无措时,片翼的英雄对自己伸出了手:“萨菲罗斯……”

 

 

——————

 

 

 

雪崩组织曾经把两个Soldier改造成了工具,然后扎克斯对上了他们,借了这个梗。

宝条博士也被公司怀疑过泄露情报,还去过雪崩的实验室看,在这里被我借来背锅。

雪崩炸了贡加加融化魔晄炉,用了一下情节。

来源于BC的一点灵感,谢谢BC

谢谢看到这里的大家

(づ ̄3 ̄)づ╭❤~

 

还想开SC新坑!

一个迷弟云片追爱豆的脑洞


评论(19)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