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ezzii是个传染源

斑中心マダラマダラマダラマダラマダラ 爱金发子クラウドクラウドクラウドクラウド 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

[FF7SC]luv.4

 

 

*

 

 

“准——备——”

随着咚的一声,最后一个货箱被搬到了卡车上。解下额头上绑的毛巾,擦了一把脸上的汗,今天上午的工作暂时告一段落,克劳德已经在农场工作了一年多,每天打交道最多的不是人类,而是卷心菜。农场距离米德加不远,每天凌晨都往钢铁城市运送一次蔬菜。

暂时算是一份理想的工作,在农场有一个栖身之所,在离米德加不远的地方有一处栖身之所。

嘲笑了一下曾经天真的自己,克劳德抖着周刊军事剪下来的征兵告示,把它粘在了门背后。去米德加从来都不是容易的事,首先自己很难拿到通行ID,即使是圆盘之下散发着恶臭的贫民区,神罗公司也设置了很多ID扫描点。

 

真想快见到萨菲罗斯将军啊……

自己唯一进入米德加的方法就是年满十四岁参军,至少能在入伍的典礼上见到偶像!

躺在床上小睡恢复精力准备下午的工作,克劳德看着房间墙壁上挂得满满的海报,它们都是周刊军事的附赠品,克劳德一期也没有落下。其中萨菲罗斯将军的海报最多,最大的一张是等身尺寸的,当然安吉尔和杰内西斯的也不少。

摸了摸胸前带的挂饰,克劳德即使是睡觉也不愿意摘下,松柏的树脂中包裹着一小片黑色的羽毛,他把尼布尔山天使存在的证明做成了本命项链!

 

 

*

 

 

果然……被萨菲罗斯海报包围的入睡是最幸福的事了,将军又出现在自己的梦里了!

克劳德觉得自己大概在宇宙?中飘动,或者是传说中特种兵训练的失重仓?

面前沉睡在水晶里的精灵,好帅气……

有点小嫉妒萨菲罗斯宽阔的胸膛,克劳德觉得自己就是再过个十年还是长不出大块的肌肉。控制不住自己凑近看几乎快趴在了水晶上,克劳德能看清将军脸上的淡淡雀斑。

不妙啊……这个距离感好危险……是超一级的特等席位视角!

呜哇——还是睫毛怪!克劳德甚至想数清楚水晶中的将军有多少根睫毛,让涂了睫毛膏的女明星们也自愧不如。正当他看得入迷时,水晶中的萨菲罗斯突然睁开了眼——

 

梦醒了,克劳德睁开眼,枕头旁边的PHS哔哔哔响起了闹钟……下午的工作要开始了。

萨菲罗斯!我会加油的!

 

 

*

 

 

……

时隔两年,萨菲罗斯再一次见到了那个小陆行鸟,不过是在梦里。

他穿着特种兵的制服……?所以是潜意识里,希望见到他成为特种兵,不对,应该是我希望在身边见到他。

果然他是尼布尔海姆的云之精灵?

不可能的事。

但萨菲罗斯还是因为梦到了有趣的人笑了起来。

 

但是——

尼布尔海姆。

 

止住了笑,他不知道该用什么心情面对那里的一切秘密。

 

借着准备战略的机会多次查阅了特种兵任务记录档案,尼布尔海姆发报请特种兵去清缴异型怪物的次数异常频繁,但奇怪的是这些任务从未让1st特种兵接手过,甚至这些事根本没传到1st的耳朵里。

是哪里来的怪物?并不是有着长久历史记载的魔兽,而是层出不穷的新形态“怪物”,倒是和科学部门实验室里的东西有八分相似。

 

另外一次是在五台地区,萨菲罗斯带队捣毁的一处雪崩组织的秘密实验基地。

那是用来培育特殊战士的实验室——能与神罗1st对抗的特殊战士。

不是从忍者或者雇佣兵中选拔优秀者,而是在实验室中“培育”……

特种兵们只是泡过魔晄强化而已,五台那一方与雪崩组织大可以仿效。但……他们始终没有对抗1st的人才。

 

自己的诞生是更为特别的。

离真相只隔着一层薄纱。

 

要揭开吗?

 

 

*

 

 

这是萨菲罗斯少有的休闲活动,看从银色之风粉丝俱乐部拿来的信件。

1st们都有粉丝俱乐部,是神罗公司代运营的一项“事业”,甚至萨菲罗斯知道他的粉丝俱乐部的创始人是宝条博士,所以也没办法拒绝这件事。

对粉丝俱乐部最关心的是好友杰内西斯,常常设计些过于华丽的装饰品图纸送去,还挤出零散时间写下的诗歌详注交给俱乐部印制发售。

疲倦的时候,打开粉丝俱乐部送来的支持信,虽然只是些“加油”“支持”之类的简单的话,但仍能从里面获得一点点暖意,萨菲罗斯自己还注册了匿名邮箱专门接收粉丝俱乐部的内部邮件,当然这个小秘密他还没有告诉自己的两位朋友。

在长期阅读粉丝来信中,银发将军练成了一目十行的技能。

挑拣着信封,一个特别的名字出现在了他眼前——

克劳德·斯特莱夫。

 

尼布尔山的精灵也加入了银色之风?

 

放下了拆信刀,萨菲罗斯将信封放在冒着热腾腾蒸汽的咖啡杯上,封口的黏胶被小心翼翼地轻轻剥开,略显稚嫩但写得非常认真的字迹映在眼前。

『……在尼布尔山里遇到了和萨菲罗斯一样的天使大人(笑)……』

『……时至今日回想起那时被拯救……』

摸着信纸眼前便浮现了克劳德握着笔的样子,原来他是这么喜欢我……有点……像是被告白了一样,杰内西斯借给自己的爱情小说里就是这样的写的吧。萨菲罗斯收起信笺将它重新平整地折好放回信封里,翻过信封,寄出地是米德加不远的卫星城。

去看看他?私下里?

还有,克劳德的魔法天赋,不使用魔石便能使用魔法,这是闻所未闻的事。

尼布尔海姆出生的克劳德,尼布尔海姆,隐约感觉自己与他还有尼布尔海姆间存在某种联系,或许它就是尼布尔海姆掩藏着的东西,萨菲罗斯把信封揣进衣兜,而不是扔进碎纸机,

 

 

*

 

 

安吉尔拉住了好友的手,把他扯进暗巷:“喂,杰内西斯……这样不好吧。”

“这两天萨菲罗斯心情一直很不错,应该不是坏事,跟去看看也没关系。”杰内西斯扔给了他一个密封的金属盒子,示意安吉尔也把ID卡和PHS装进去屏蔽信号。

他们跟着把诸如银发的特征全部隐藏的萨菲罗斯,拐进了八番区的一个角落,这个地方因为还处于在建状态没有ID扫描的发射器,是神罗公司监视的一处死角。

“从这里跳下去进入贫民区,完美避开ID扫描……真不愧是英雄。”杰内西斯小声赞叹到,把头上的兜帽拉得更紧。

安吉尔则是叹了口气,在脑子里编排万一被发现了之后给拉扎德的说辞,虽然今天是休假理论上是他们自由支配的时间,警惕有没有人注意到他们,要知道彻底甩开塔克斯们也不是特别容易。

性格跳脱一些的杰内西斯趁休息时间跑出去玩他还可以理解,但萨菲罗斯……一向很顺从公司的“英雄”,今天避开监视溜出米德加,恐怕不是什么太好的事。

安吉尔想起了小时候,他和杰内西斯甚至不知道有特种兵职业的年纪,褐红色头发的好友拉着他从庄园里偷跑出去,去镇子的集市上偷偷地买糖果。转眼间他们都变成了1st,快成为自己曾憧憬的那种人……但杰内西斯的性格还是一点也没变啊。

 

“完全没想到……我们的英雄会走贫民区的地下水道。”杰内西斯并不熟悉米德加的地下工事,绕进了地下水道后只能跟着萨菲罗斯的路线走,“安吉尔……我有点后悔跟来了。”他不太想走进连灯都没有的暗河,里面除了淤泥、死老鼠什么的恶心东西还能有别的吗。

“少说几句吧,我还没抱怨被你拖到这里来呢。”安吉尔拿出了随身带的一颗恢复魔石,莹绿色的光勉强充当了光源,让地下水道不再伸手不见五指。

“安吉尔,”杰内西斯附在好友耳边悄悄问,弄得安吉尔耳朵有点痒往后退了小半步,“你觉得萨菲罗斯是要——?”

“不知道……接着走吧。”

“约会?”杰内西斯拿出自己的火属性魔石增加了一点光亮。

“你想知道直接问萨菲罗斯不就好了?”

“这种事怎么问得出口?不行的……”杰内西斯发现了远处隐约的光亮,“快到出口了。”

……

然而光亮的出口处,萨菲罗斯在出口等着两位好友:“我还以为是谁。”

“……”杰内西斯把魔石收起来,侧头示意安吉尔也说点什么,“跟踪任务,失败。”

“萨菲罗斯,我们只是有点担心,你知道的……塔克斯没跟上来。”安吉尔看萨菲罗斯并不生气,稍微舒了口气。

 

 

“我只是要去见个人,不会有什么有趣的事发生。你们确定要跟我……?”萨菲罗斯坐在驾驶位,据他的话说是从黑市弄来的车,这又一次刷新了两位好友对他的印象。

与安吉尔和杰内西斯从外乡来不同,萨菲罗斯生在神罗、长在神罗,可以说神罗公司是他的所有……但事实上,萨菲罗斯没那么顺从,小动作也不少——萨菲罗斯并不全然地信赖着公司。安吉尔和杰内西斯同坐在后排,他们对视了一眼,尚不知好友与公司有什么矛盾、或者罅隙。

“可我们都上你的车了,萨菲罗斯。”杰内西斯拉上了安全带把自己规规矩矩地绑在座位上,这可和他一贯的作风不符,他平时是不栓安全带的人,“我们是朋友,对吧?”

“如果你们坚持……”萨菲罗斯没有走到处都是测速器、监视器、收费站的高速路,而是走没路又磕磕绊绊的荒野,但一点也没减慢车速。

要不是我们是特种兵,恐怕早就被颠吐了吧……安吉尔抓住车窗上的把手,非常不认同萨菲罗斯的开车风格——与他优雅外表不符的粗暴。

 

大约一小时就飙到了米德加的一个卫星城旁,萨菲罗斯熄了火拉起手刹,把车停在了一大块岩石后面。

“就这里?这个产蔬菜的农场?”安吉尔摇开车窗看了看四周,连市区都不是。

“就是这。”萨菲罗斯将随身带的望远镜拿出来,“我要找一个金发的少年,他应该蛮好认出来的,发型嘛……和陆行鸟一样。他应该在这里工作。”

“调查得真详细啊。”杰内西斯才把安全带解开,松活一下僵硬的身体。

“黑市的一流侦探不比塔克斯弱,”萨菲罗斯翻着自己的PHS,调出了克劳德的照片,递到后排给两位友人看,“虽然他们最擅长的是……抓婚外情的证据。别这样看我,他们的网站简介上这样介绍自己。”

安吉尔听到这话摇了摇头:“这名斯特莱夫先生,有什么特别的吗?”

萨菲罗斯想了想,没说克劳德的魔法天赋,也懒得费口舌解释他们在尼布尔山的相遇,反正那也是他在任务返程中偷闲发生的逸事:“倒也没什么特别的,硬要说就是……我注意到了他。”

“就这样?”杰内西斯一脸疑惑,开门下了车。

“就这样。”萨菲罗斯用望远镜找到了农场的房子,红砖修的几栋房屋在大片的菜田间很显眼。

“你可以直接去见他,犯不着这样偷偷摸摸。”安吉尔觉得自己上了条贼船,他今天本来打算去宠物中心做志愿者。

“那样会吓到他。他还是我……粉丝俱乐部的成员。”萨菲罗斯否决了安吉尔的提议,下车锁门,拉上大兜帽、戴上墨镜。


评论(20)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