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ezzii是个传染源

斑中心マダラマダラマダラマダラマダラ 爱金发子クラウドクラウドクラウドクラウド 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

[FF7SC]luv.5


 

 

*

 

 

阴森、灰暗,米德加就是这样的城市。

年轻人们削减了脑袋想要钻进去,混不出名头的人狼狈地滚出来。

我……是不行的吧。

克劳德张开了手掌,上面密密麻麻的茧让他有些失神——提醒着他是从尼布尔海姆乡下来的穷小子,就这样回家也太丢脸了。

费劲千辛万苦到米德加来,一无所获地回去……也不行啊。

……萨菲罗斯?

他迷茫地看着远处而来的将军。

 

一定又是的幻觉了吧……

 

克劳德闭上了眼睛,祈祷着成为梦想中将军那般的英雄。

 

*

 

 

“安吉尔,那可不像是对在意的人做出的事。”杰内西斯靠在车旁,红褐色的发丝微长挡住了些许视线显得眼底有几分阴影,但经过魔晄强化的双眼仍能将萨菲罗斯那边的情况看得大致清楚。

睡眠魔法,萨菲罗斯让那个金发男孩沉沉睡去,和手法专业的医生动作别无二致,他快速地取了男孩的血液样本。

安吉尔也不明白,他只是按照萨菲罗斯所说的,帮他从后备箱里把便携显微镜拿出来。对于今天的事,萨菲罗斯请求他们保持沉默,以朋友的立场,而不是同僚的立场——他和杰内西斯没法拒绝。

“杰尼,”自来到米德加后,安吉尔就不再以儿时的亲密昵称叫好友了,现在他有一些事想要问好友,以最亲密朋友的身份问出,“最近……还好吗?”

杰内西斯调试着显微镜,不明白安吉尔指向暧昧的问法:“哪方面?”

“……没什么。”安吉尔欲言又止,注意着已经完事往回走的萨菲罗斯。

“怎么了?别打哑谜。”

“不……我们在同一个村子出生、成为挚友、同时进入米德加,同期被提拔为1st特种兵、同时晋升为将军……你觉得,这一切都是巧合吗?是不是暗中有一只我们谁也不知道的手编织了命运?这样的想法在脑中浮现,便让我深深地不安起来。”安吉尔是军中最沉稳的那位,但他心中难免的动摇又谁能了解。

“你……在怀疑什么?”杰内西斯直视着挚友的眼眸,想从中找出好友今天一反常态的蛛丝马迹,“我们的……友人关系?”

一把握住友人的双肩,安吉尔也凝视着好友的面庞:“不是这样的!杰尼!我只是……我只是有些怀疑命运这样的东西……你就当我今天什么也没说过吧。”他扶住了额头,看起来疲惫极了。

 

 

*

 

 

萨菲罗斯将手中的小试管——收集着殷红色血液的小试管,取出其中一滴置于载玻片上,放到显微镜下观察。

不到一分钟,萨菲罗斯深吸了一口气把视线转开,摘下自己的手套刺破指尖,将自己的血液滴到同一片载玻片上,重新观察。

安吉尔和杰内西斯围在两边,皱起眉头担忧着萨菲罗斯。

银发的将军似乎已经得到了确切的结论,有些难以置信地坐在后座上,往远处还未解除睡眠魔法的金发男孩那里望去:“杰内西斯,能借用一下你的火属性魔石吗?”

“请便。”

载玻片与试管被火焰魔法烧毁得彻彻底底,没有留下任何残骸。

“……世间没什么偶然存在,都是必然,相遇是必然的。”萨菲罗斯收起了显微镜,对两位好友说出了自己的感叹。

“我们的相遇,也全部是必然吗?”杰内西斯收回了自己的魔石,先看了眼安吉尔——他略低着头,再看了眼萨菲罗斯。

“我想是必然吧。”安吉尔拍了拍褐发好友的背,“别多想。”

一个两个的……杰内西斯不知道自己今天拉着安吉尔跟踪萨菲罗斯,是必然的错误、还是偶然的正确。

 

 

*

 

 

在科研部门中长大的萨菲罗斯,除了战斗力是超一流,连研究力也是超一流的,虽然萨菲罗斯自己对生父宝条博士的“科研基因”一说嗤之以鼻。

他知道自己与众不同,与常人有本质差异,他的细胞甚至呈现出与众不同的形态,侵蚀着、剥夺着、控制着所有具有生命力的一切。

但这没有带来哪怕一丁点浅薄的优越感。

——这份特殊直至安吉尔与杰内西斯的到来。

他们两人,稍微……宽慰了自己不是孤身一人,虽然萨菲罗斯不曾在他们面前使出过全力。

 

第四个人特殊的人出现了,克劳德的细胞形态竟然与自己的完全相同。两人的血液甚至不会互相排斥和攻击,这是从未出现过的事,萨菲罗斯知道自己的细胞在实验室中的高超破坏性,但竟然能和克劳德的相安无事……

我和克劳德间存在不可分割的关系。但萨菲罗斯并不认为神罗公司有人知道这一点,连科研部的宝条博士都不知晓。

要是被宝条知道,克劳德怎么可能还在卷心菜农场里做农活?

 

还是不要打扰他的平静生活吧。

和神罗公司扯上关系,通常不是好事,宁愿他一直在偏僻的尼布尔海姆待着,萨菲罗斯毁掉了血液样本。

 

但是,克劳德憧憬着自己,追寻着自己的脚步,哪怕是路上有千辛万苦,他也孤身一人来到了米德加。

是自己在不自觉地吸引着、呼唤着他吗?克劳德的回应似乎是……理所应当?

 

吸引。

呼唤。

甜蜜的口唇之词,仿佛告示着我们本该同为一体的紧密联系。

我们是比兄弟还要紧密的存在。

 

但萨菲罗斯尚不知道隐藏在神罗最幽深黑暗中的“杰诺瓦计划”。

 

 

*

 

 

自出行后,三位1st间存有了共同的秘密,多了一份不言自明的默契,但……更多的秘密在三人中沉浮,又保持着若即若离的距离感。

“……嗯,薄荷味的香波。”杰内西斯看了眼PHS上发自银色之风的邮件,又看向萨菲罗斯的银发,“很重视粉丝俱乐部嘛,萨菲罗斯。”他不避讳自己加入了银发将军的粉丝俱乐部。

“只是对他们的支持做一些微不足道的感谢,”萨菲罗斯审查着一沓有些厚的名单文件,“新晋特种兵候补扎克斯……”

“安吉尔前天跟我提到了他,”抽出了萨菲罗斯手中的扎克斯的档案,杰内西斯打量了下扎克斯的照片,“说是少见的有才能之人,但作为特种兵有些过于善良。”

“我认得他,黑色刺猬头的特种兵,背着安吉尔的剑。”

杰内西斯想起了很久之前萨非罗斯说起过的梦境,尼布尔海姆大火那次:“但你不应该见过他,他……那时候还没有入伍。”他对着档案上的入伍时间。

“是的,我本不应认识他。”萨菲罗斯把扎克斯的档案抽出来单独放在一边,“难道是我正巧做了预知梦?”

安吉尔敲了一下门走进办公室:“这不可能。萨菲罗斯,说不定你是在哪里执行任务的时候遇见过他,潜意识里留下了印象,但你自己不曾察觉。”

“我从未去过贡加加。”萨菲罗斯指着档案上的出生地。

“哼……偏僻到连名字没听过的地方,我们三个都没去过。”杰内西斯既不否定安吉尔的推论,也不否定萨菲罗斯的说辞。

“我会多注意他。”安吉尔把纸箱子搬了进来,“笨苹果,杰内西斯,你父母寄来的。”

“昨天晚上,我又做了一个怪梦。”萨菲罗斯用手指点着桌面,“有一个正在祈祷什么的少女。”

“少女?”杰内西斯直接从纸箱拿了一个苹果啃,又分别顺手递给了安吉尔和萨菲罗斯一个,“你迟来的思春期?”

安吉尔作势瞪了一眼好友:“杰内西斯!”

“遗憾。我梦到我杀了她,正宗从她的后心一道穿过。”

“……收回前言。”杰内西斯干巴巴地说。

“克劳德为此很伤心,那样子……想马上杀了我。”

“和那个小陆行鸟又有什么关系了?”安吉尔则是摸出了腰间别的军刀,仔细地给苹果削皮。

“谁知道……那个少女被克劳德称为‘艾丽斯’。叫做‘艾丽斯’的人多着呢,科研部就有三个,公司直属医院里我还知道四个。”萨菲罗斯把苹果先放进了办公室的小冰箱。

“她有什么衣貌特征?”

“棕发、绑在脑后一根麻花辫、粉色连衣裙、红色夹克。有头绪吗?”

安吉尔和杰内西斯都摇头,只是说顺着说了句会留意。

 

 

*

 

 

在秋天来临之际,克劳德搭着去米德加送货的农场卡车,仅仅带着一个背包那么多的行李,独自填写了神罗军的报名表。

满了14岁刚到征兵年龄底线的他毫不犹豫地参加了神罗军。

新兵全员欢迎会上,他终于见到了英雄——萨菲罗斯将军。

他抑制住了自己的激动,穿着崭新得有点发硬的新制服,把眼神往萨菲罗斯那偷瞄,其实很多人都在这么做,毕竟并排而坐的三位耀眼的1st很难见到的。

 

综合治安部的海廷加主任念着啰嗦的讲稿,啤酒肚将军礼服撑得不伦不类,挂在他胸口的功勋徽章反倒让他像个行走的装饰品架,滑稽极了。

不光是克劳德,下面的新兵们也把他的讲话几乎当做耳旁风,谁都知道三位1st将军才是神罗军真正敬仰的对象。

克劳德手心渗着汗水,都快把他的手套那块布料濡湿了——

 

终于到了米德加,这是我真正开始接近萨菲罗斯的第一步!

 

但他突然觉得萨菲罗斯在盯着自己,用他那标志性的有点竖长的瞳孔直直地盯着自己,克劳德的心电光火石地闪过了一丝震颤。

他有点不知所措。

 

 

*

 

 

还是来了,克劳德。

 

萨菲罗斯状若将目光投向全场,但事实上他一直把关注点放在克劳德身上。

谁让他的小陆行鸟的那头金发太显眼了呢?

他身边的两位好友也注意到了克劳德,那个金发少年身上的让萨菲罗斯在意的点……尤其是安吉尔,他皱起了眉头——萨菲罗斯在他眼中变了很多。



————————

谢谢解缘太太指出的常识错误!

评论(5)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