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ezzii是个传染源

斑中心マダラマダラマダラマダラマダラ 爱金发子クラウドクラウドクラウドクラウド 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ミナト

[FF7SC]luv.9

 

 

*

 

 

“本次列车开往开往零番区……下一站……去往神罗大厦的乘客……”

列车慢慢减速即将停靠站台,霍兰德提着公文包有些急促:“抱歉,借过……抱歉……”周围的乘客挪开一厘米都很困难,这一站下车的乘客并不多。

“……啧。”霍兰德博士往地铁站最靠里的一个洗手间快步走去,一把年纪还这样辛苦,或许他该下定决心买个公寓,离零番区近一些,哪怕是要还上二十年的贷款,说不定过几年退休时卖出去还能赚一笔……

不过那要先把宝条挤下去,最后一次机会扳倒他的机会,奖金会有的、升职会有的。

 

霍兰德打开PHS,翻出短信息——打开二号隔间的纸巾箱,答案在最终章。

四下望了望,没什么人,尽量保持平静,他踏入隔间锁上门。把纸巾箱子揭开,里面躺着一本崭新的LOVELESS剧本。

前几页夹了一张书签,霍兰德翻开那一页,是剧前叙事诗,第三章、第四章……最终章?

『lifestream』

最终章的空白手写着这个词。

霍兰德砰地一声合上书本,被骗了,他并不觉得lifestream能治好劣化。

将剧本揣进公文包,他悒郁着低头走出隔间,说不定是宝条指使谁发给自己短信,想好好看自己的笑话。顶着迟到的压力,竟然是为了去洗手间拿一本LOVELESS剧本。

但如果真的lifestream能治愈劣化……或许只是没有找到催化剂,比如需要辅助特殊的魔石……霍兰德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谁!”带着口罩的黑衣人一手勒住霍兰德的脖子,将他拖入隔间,重新锁上门。博士只能看到对方无神的双眸散着幽幽的魔晄绿光,想大声呼救,但却已经来不及了。

 

 

*

 

 

“这里是总务部调查科,我是曾……”传闻中有那么点五台血统、黑发黑瞳的塔克斯,压抑住声调,仅仅是捏紧了拳头,指节绷起,青筋从手背延伸至小臂,通话内容简短,他执起笔,在一张写了不少名字的纸上,末尾又添上了从听筒里得来的新名字,“……收到。”

霍兰德,曾输入了科学家的名字,屏幕上出现了资料。

“这次是霍兰德?”韦德主任按住了太阳穴,越来越多的线头堆积。

曾报告了刚才由治安维持部传达的消息:“十分钟前,霍兰德博士的遗体在五番区列车停靠站的洗手间被清洁工发现。”

两人的PHS同时收到短信,社长办公室发来了例会通知,拉起椅背上的外套,韦德示意曾跟上:“曾,有什么想法?”

“受害者们年龄集中在五十五岁左右,从三年前第一位主管人员遇害……凶手拥有相当的耐心,”曾放低了声音,“是公司结下的旧怨?”

韦德按下电梯按钮;“这不重要,现阶段我们只需要协助调查凶手。”

“我怀疑是内鬼。”

“嘘——”韦德把食指竖起在嘴前,示意下属保持沉默,“我已经把一份名单发到你的PHS上了,现在就去联络散布在各地的塔克斯,确认名单上人员的安全。”

“那……是什么名单?”

“接下来可能成为凶手目标的人。”韦德没有再向下属解释更多。

 

 

上首位的座位空着,社长临时有事离开,副社长鲁弗斯代主持会议。往常总是踩点到的宝条博士,竟已经坐在位置上了,脸色看起来比熬了两天夜还糟糕。

屏幕展示着监控录像,霍兰德博士同往常一样坐地铁上班,往洗手间走得有些急促。他前脚跨进去,后面跟了一个黑衣人,带了口罩脸看不清,三分钟后黑衣人走出来,霍兰德博士却再也没有出来。

监控上显示早晨八点十二分,现在正好是八点三十二分,不得不说二十分钟后一群人能聚在这里,神罗公司的效率也不低。

鲁弗斯停下了监控重放:“霍兰德博士,为神罗公司奉献了一生的职业生涯,我们缅怀他,同时绝不放过凶手。各位,有什么头绪?”

斯卡雷特端起咖啡,虽然她毫无倦意:“听说我们的宝条部长,已经敬业得一礼拜没有出过公司大楼了,是不是提前知道了些什么呢?”

宝条冷笑着,眼珠向上瞥视,视线穿过镜框上方,冷笑着对斯卡雷特:“有重要的项目脱不开身罢了,我可不像您,靠着一台魔晄加农炮就能往脸上贴金三年。”

鲁弗斯没有阻止两位老资历部长的暗讽,也暂缺足够的威严和地位强行把话头扳转过来,如果他是社长……他知道的,老资历的部长们,尤其是宝条博士,并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门被急促地敲响了三下,海廷加最后一个赶到,走路带着邀功的得意:“已经抓住凶手了!”他一屁股坐下,椅子向下沉了一截,挤出了短促刺耳的嘎吱声,除了他自己,所有人眉头一皱。

屏幕连线到治安维持部,凶手的照片传输到了会议室。

邋遢的黑衣男人,他的ID信息在一旁,是盗用的贫民窟ID,明显的魔晄眼,五台口音。

“五台掌握了……我们生物研究部培养特种兵的技术?”斯卡雷特嘲讽。

韦德环顾了一眼与会者:“但这不能表明,三年中、发生在大陆各处的其他七起案子都是他做的。我认为背后有团伙操纵。”

“五台残余?管他是谁……”带领一般兵抓到凶手的海廷加俨然已经满足,他没有对真相挖根究底的闲情,他只想做出可供夸口的成绩,“在现场发现了霍兰德博士的公文包和PHS,还有一本掉落在地上的LOVELESS剧本。”他戴上手套打开了证物包,将现场发现的东西小心拿出。

海廷加将导线插入PHS,里面的内容全被导出来。

『打开二号隔间的纸巾箱,答案在最终章。』

最后一条短信显示在所有人面前,海廷加翻开了剧本的最终章。

投影仪将最终章,以及其上唯一的手写单词lifestream放大在屏幕上。

“哼……”宝条部长一声冷笑。

虽然韦德与宝条几乎是同期,但他一向对宝条没有什么好印象,恐怕在场所有人都是如此:“您有特别的发现?”

宝条有气无力地靠在椅背上:“这是萨菲罗斯的笔迹。别这么难以置信,鲁弗斯……副社长,我好歹是他的父亲。”

又是公司中老年人们的……默契,鲁弗斯发现在场的众人,似乎真的只有自己第一次知道失踪的英雄和生物研究部部长的关系。就是这副样子……他不满这些人,尤其是宝条、斯卡雷特、海廷加,一幅“吃的盐比你吃的饭多”的脸。

 

 

*

 

 

失踪了三年的萨菲罗斯可能已经向神罗的敌人倒戈,并且泄露了特种兵培养技术。虽然只是推测,没有确切证据,但各位部长都紧张了起来。

 

 

“扎克斯,”克劳德接下了虚拟萨菲罗斯的攻击,“怎么模拟敌人里面加入了……萨菲罗斯。”

“不知道呐,”这次训练是扎克斯主攻,克劳德作为辅助,扎克斯已经在半年前提拔为了1st,“就像我们马上就要应付萨菲罗斯级别的困难……”

虽然他们眼前的萨菲罗斯只是由旧数据模拟,但也已经足够棘手。

耳麦中传来了安吉尔的指令:“扎克斯、克劳德!集中!”

两位遵循温柔也不失严厉的前辈安吉尔的指导,慎重地使用魔法,因为萨菲罗斯通常可以在魔法击中前就回避掉,这起不了什么作用,而且萨菲罗斯的防御魔法更是出类拔萃。

 

他是不可战胜的传奇,过去不曾有人打败他,未来也不会有。

 

为期三年的失踪,神罗公司隐匿在各地暗探从未报告萨菲罗斯的踪影,公司有一部分人认为萨菲罗斯死了,还有风言风语,说萨菲罗斯即使没有死,也一定向敌人投诚了之类的,不然为什么不回到公司。

 

怎么会,那可是……我的英雄。

相较之下,萨菲罗斯在利用敌人这种说法,还稍算是像样些的流言。克劳德打心底否认这些话。

 

克劳德挥刀时,凑近了眼前的模拟“萨菲罗斯”,时隔许久,他的模样在回忆中没有模糊,反而愈发清晰,谁叫我……依然把萨菲罗斯的旧海报挂在墙上。

为了让海报不发黄变旧,克劳德还专门卖了塑料保护袋,把海报给塑封起来。

 

如今的人们健忘、不长情、善变,神罗公司旗下的周刊军事已经三年没有登载过任何关于萨菲罗斯的事了,就当他不存在,再也不提起。

去年年末,公司也把高级住宅区萨菲罗斯名下的房子收回了,虽然克劳德更早之前就租了别的房子住,没有磨蹭在将军的房子里,现在他住在七番区。但时不时完成高级员工护卫任务时,路过五番区高级住宅区,看向那栋洋房,已经住上了一户新的人家,女主人将花园打扮得繁花簇景,这在米德加很难得。

 

他对神罗公司有留念吗?如果有,又有多少呢?能够撇开神罗公司的一切,毫无征兆地失踪……克劳德从不知道萨菲罗斯这样任性。

 

一晃神间,正宗刺入了胸口,耳旁响起了刺耳的警报声,眼前的萨菲罗斯也同时消失了,训练中止,克劳德战败。

“呜哇……可真够呛,真不愧是萨菲罗斯……”扎克斯靠在墙壁上喘着气,用手背抹着额头的汗水。

喘着气的克劳德则累得躺平在地上,还在被正宗一刀穿胸的余韵中没有反应过来,满脑子都是刚才最后的一幕——萨菲罗斯面无表情,双目没有向自己看,虽说训练室的模型都是这样,眼珠不会转动只往正前直视,毫无犹豫将正宗刺向自己。

这种情况,根本不会出现吧,萨菲罗斯永远不会把武器指向自己。侧着头看向右手旁的制式刀,克劳德像做了一场噩梦,自己和憧憬的英雄成为敌人的噩梦——

太可笑了,这不可能发生。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训练呢?

“克劳德,做的很不错了,萨菲罗斯可不是那么容易打倒的。”安吉尔从控制室过来,“扎克斯,你也是,但不能松懈!你们两个,现在跟我到办公室。”

“?”扎克斯把克劳德从地上拉起来,“怎么了,安吉尔?”

“别担心,是好消息。”

 

克劳德拆开了信封,又看了眼安吉尔,又看了眼扎克斯:“这个……有点太突然了吧,我还……”

从今天开始,克劳德进入1st的考察期。

“是你应得的哟,克劳德非常厉害!”扎克斯拍了拍好友的肩膀。

安吉尔却叹了口气,转身向窗,背向两位下属:“既然你们都算是1st级别了,一些事情也能告诉你们了。杰内西斯病得很厉害,几乎无法正常作战,所以公司这么快地提拔你们成为1st。”

“病了?倒也是……最近没怎么见到他。”克劳德把任命书收好。

“暂时……没有治愈的希望。”安吉尔摇了摇头,转身对上扎克斯与克劳德的惊愕,只能苦笑,“所以你们两位,要加油啊。”


评论(11)

热度(66)